地球守夜人 第一百零七章 翔遁术!

2020-01-16 22:59:35 来源: 温州信息港

地球守夜人 第一百零七章 翔遁术!

午饭结束,菲拉力先生却无法立即接受专访,因为他给美帝军方的三xiǎo时答复时限已经临近了。安妮-霍尔在郝嵩的暗示下顺势请求对厨房的华人厨师们做个采访。

菲拉力先生笑着爽快地同意了,并十分有礼地向女和郝嵩道了个歉,便径直上楼而去,却没人看到他转身后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眸。xiǎo猫郝萌似乎有所觉察,从郝嵩的风衣口袋中露出毛茸茸的xiǎo脑袋,目送着菲拉力先生上楼,嘀咕了一句:“普通直立秃毛猩猩也是烦猫得很喵”却并不打算和它的仆人兼进贡者郝嵩多説什么,直接又钻了回去。

郝嵩和安妮-霍尔则带着拍摄设备,在两名的跟随(监视)下来到了阿罗哈塔的厨房。厨房的面积并不大,却明确的分为了四个房间:冷藏库、冷案间、热灶间和休息室。厨房每天需要的原材料都会在凌晨送到冷藏库储存。饭diǎn到之后食材将在冷案间进行清洗、切割等初步处理。最后再送入热灶间进行炒、焖、烤、煎等各种程序。虽然和星级饭店的大厨房没法比,但是这里麻雀虽xiǎo五脏俱全。

两人到达时,正遇上10名人质吃午饭。一般来説,饭店的厨师以及服务员的吃饭时间都会和正常饭diǎn错开,比如上午10diǎn、下午3diǎn之类的。而这次阿罗哈塔被占领,这帮家伙难得的将吃饭时间提早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几个粗线条的吃货对们心存感激

大肚颤颤的川伯和郝嵩的再次见面,自然不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什么的。两人避开四名监视者的视线,眼光流转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便不再做过多交流。郝嵩清楚川伯是致公党在阿罗哈塔内的眼线,而川伯也明白郝嵩和莫道士是一路人。或许今天之前,两人见面还会处于相互戒备的状态,但是现在危急的情况足以让两个人在不言中达成初步的共识。

做过了眼神交流,郝嵩将摄像机架设在了空调前,准备开始摄像。

中国人的饭桌文化和西方人大有不同,其间最显著的区别或许就是频繁而热烈的饭桌交谈了,所以对于华人厨师们的采访,安妮-霍尔并不需要避开他们的吃饭时间。

一位脸红脖子粗的大汉一边捣着蒜泥拌海鲜吃,一边憨笑着接受采访:“我们餐厅从来没这么清闲过呢!以往总是从早忙到晚,生意红火得不行!现在给人质做饭,只需要炒大锅菜就行了,就当放个假吧!哈哈哈!”

“咳咳,这么危险的情景下您的心态却很好呢”女安妮-霍尔被这大汉一嘴的蒜泥味儿熏得头发晕、差diǎn流泪,赶紧敷衍了一句然后转身换到下一个人采访,“那么请问您对此次事件有什么不同地看法吗?”

一名眼圈深陷、体肤发白的华人青年则回答道:“我可不像浪叔那么乐天呢。即便这次最终能获救,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囚禁经历吧?这可是严重打断了我的生活节奏呢!”

接着坐在他身旁的那名明显是他好基友的壮实青年就插话道:“是啊是啊,华仔两天一次的红灯区夜宿节奏就这样被打断了呢!姐儿们都想死你了吧?”

华仔震惊大骂道:“motherer啊!别説出来啊!这特么是在录节目呢!要是因为这个老子找不到女友,你得包了我下半辈子的嫖资啊!”接着这xiǎo伙转向郝嵩问道:“摄像师老弟能把刚才那段删掉吗!?”

“啊!没问题没问题!这就删!”郝嵩站在不远处的摄像机后,满脸笑意、人畜无害地説道。暗中却露出崩坏的表情心説:哼,叫别人老弟是求人应有的态度吗?还是让你朋友准备你下半辈子的嫖资吧!或者干脆你们两在一起算了!好基友,一被子嘛!嘿嘿嘿

不知道是因为被分配了工作待遇较好,还是吃苦耐劳的种族特长,总之阿罗哈塔的华人厨师们显得比其他人质更从容、乐观,就像川伯接受采访时所説:“就算要撕票,作为厨师也得放在最后吧?哈哈哈!”

当然也有人看上去并不乐观、忧心忡忡。那名阿罗哈塔的中年秃dǐng保安也和川伯一样,被分配到了厨房帮忙打下手,他也是厨房十人中唯一不是华人的成员。当然,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大家还是有感情的。

这位据説来自新加坡的大叔接受采访时便十分忧虑,在言语中展现了对的恐惧和愤懑,甚至可以説他是安妮-霍尔采访了这么久,唯一对明确表现出负面情绪的人质。考虑到有四名就在一旁监视,这家伙要么是失去了理智,要么就是勇于在摄像机前将敌意表现出来。郝嵩对此却只是笑着继续拍摄,并不做多余的事情。

拍摄结束后,郝嵩捂着肚子装了一大壶热水,一脸尴尬地与监视的交涉道:“咳咳刚才的午饭似乎海鲜吃多了,刚才又吹了空调,感觉有些着凉,喝热水也没用,看来我得去一趟厕所”

这种要求自然无法阻止,然而并不出乎怂货意料,有一名一声不吭的跟着郝嵩,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位于厨房和餐厅间的男厕所。

郝嵩一副洪水漫大坝、限时抢优惠的紧急模样冲进了隔间,将门拍上之后,没过几秒便传出了“噼里啪啦”的恶心声响,就像泥石流爆发一般跟随郝嵩进入厕所的,闻声露在面罩外的眼睛直接就抽搐起来,犹豫了一番,他想到菲拉力先生“决不能让人质脱离控制哪怕一刻!”的训导,于是咬牙皱眉等在隔间外。

此刻郝嵩的意识海中,也响起了xiǎo猫郝萌惊恐地骂声:“喵了个咪的!死猩猩你在干嘛喵?!太狗屎恶心了吧喵!欺负吾貔貅一族没菊花吗喵!?”

“嘶啊~”

“发出了糟糕而富有画面感的呻/吟啊喵!”

“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啊。为此之前还专门在空调前吹了半天呢嘶!”郝嵩一边在心中回复道,一边从隔间门下看了一眼隔间外的情况。让他皱眉的是,他看到了那名的脚,对方显然十分警觉,不会给他独处的时间。

“啧,稀翔遁术失败了吗?看来这个程度还不够啊!”

“火翔忍者你好啊喵!别以为给自己的神经病行为取个中二的名字就会帅了啊喵!!”被郝嵩一翔炸醒的灵王显然吐槽能力暴涨。

“哼!”怂货冷笑道,“看来非得逼我使用真-沸翔禁术了!”

“中二病晚期你够了啊喵!别再出损招了喵!”

灵王猫咪这时终于也察觉到了情况,问道:“你个死猩猩为了摆脱监视居然就想出了这么个祖坟冒黑烟的馊主意喵!?”

“这也是无奈之举啊~和之前那次随意的通讯不同,这次有些事儿得好好和爱德华-米耶罗交待一声啊!况且我还需要和川伯暗中交流一番,定下计划呢。”郝嵩坐在马桶上一边答复灵王的话语,一边将之前装好热水的水壶掏了出来。

“等等喵!难道説真-沸翔禁术是”(嗯,我才没有想到费帅费翔大哥呢)

“没错,这种禁术本来我也不想使用的,但是现在也没有退路了啊!”郝嵩一边露出阴森的笑容,一边果断地将一壶热水全部倒入马桶中。(不推荐模仿,强行模仿后果自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由于太过恶心,所以我们用高中物理学术探讨的论调来讲述。当物质被加热时,分子热运动会加速,对于一些可挥发性物质更是会加速其扩散,在极短时间内,可挥发性气味会弥散至整个空间

隔间外的被这突如其来的酸爽(恶臭)气味冲了个正着,瞪大眼睛骂道:“卧槽!怎么这么臭!?你xiǎo子在里面煮屎吗?!”随即飞一般的夺路逃出了厕所。

“嘿嘿,禁术的威力如何?呼”郝嵩捏着鼻子、皱着眉头用很重的鼻音説道。

“本王已经后悔认识你了喵”灵王猫咪用同样厚重的鼻音鄙夷地答复道。

“啧,你个硅胶生物懂个蛋?为常人所不敢为,方为英杰!”郝嵩捏着鼻子嘴硬。

“硅级生物和硅胶完全不同啊喵!别把高贵的灵王説得和人造乳/房一样啊喵!另外别把作死行为説得很高端的样子啊喵!”灵王猫咪炸毛吐槽,接着顿了顿,又不怀好意地説道,“另外告诉你喵,本王可没在呼吸!你xiǎo子用嘴呼吸虽然闻不到可怕的恶臭喵,但是气味或者翔分子什么的实际上都不经过鼻毛处理,直接进入呼吸系统了喵呜!”

“卧槽!!!”

十分钟后,男厕所的门被猛地撞开,郝嵩阴沉着脸冲了出来,甚至比之前冲进厕所还要动作迅速。站在一旁等待的立马闪开几米远,一脸嫌弃的看着郝嵩,就像看见一只屎壳郎一般。

郝嵩闻了闻自己身上,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嗯这样有种自带光环的感觉呢”

“自鸣得意个鬼啊喵!其他猩猩才刚吃完饭呐喵!你想让本王看呕翔剧吗喵?!”

临邑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饶河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白癜风医院
南昌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榆林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