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IP小鲜肉导演横行2019iyiou

2019-05-14 19:44:55 来源: 温州信息港

“得IP者得天下”、“IP时代已经到来”……两年前,中国电影人兴奋地叫嚷着。哪知今年夏天,占了国产电影“大半壁江山”的IP电影就遭到票房和口碑的双惨败。《封神传奇》被批比《富春山居图》还烂,终票房不到3亿元;《致青春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敲响了青春片的丧钟,上映不足一个月,就在汹涌的差评中灰溜溜下线。这些题材同质化严重、制作粗制滥造的IP片,在观众心里越来越等同于“挨批片”。

现象:“IP+小鲜肉+导演”横行

《封神传奇》里,兴周伐纣的雷震子莫名其妙开始“西天取经”,一路上收服哪吒、二郎神等;正邪势力大战时,居然飞出成排战舰,双方还没开打,电影居然就结束了……把古典小说《封神演义》改编成毫无逻辑、漏洞百出的故事,是该片的一大硬伤,也是大部分IP电影面临的问题——讲不好一个故事。

影评人韩浩月认为,IP原著一般都有较多粉丝,改编电影有天然的群众基础。但电影和小说是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在把原IP搬上大银幕的过程中,应该让故事在电影里成立,“很多编剧拿到IP之后,以为只要把原著里的内容照葫芦画瓢弄到电影里就行了,缺少深加工,更没有重新创作。”

去年,“IP+小鲜肉+导演”的创作模式,让不少投资方尝到了IP片的甜头,比如吴亦凡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李易峰的《栀子花开》、鹿晗的《我是证人》、《重返20岁》,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然而,今年的票房已经表明,这个模式行不通了。由小鲜肉担纲主演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票房均不尽如人意。“拉上几个小鲜肉,请来一位比较像样的导演,然后找本畅销书改编,这样的模式大家早就看腻了。如果再制作不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IP片可能就会走下坡路了。”影评人木雕禅师预测。

探因:IP先天不足,行业急功近利

盗墓片一窝蜂,先后出现《九层妖塔》、《寻龙诀》、《盗墓笔记》;青春片拍了几十部,每一部都躲不过早恋堕胎打架的套路;《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人气高的综艺节目想着法儿转战大银幕再圈一次钱……题材严重同质化的IP,让IP电影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失败的定时炸弹。

青春片在IP电影中占很大比重,而这些青春片的IP来源,多为青春校园络小说。韩浩月认为,这些小说受言情小说和络流行文化的影响较大,视角较窄,多为作者从个人角度出发的臆想内容,与真实的校园生活体验相距较远。如果原著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先天不足,改编成电影自然也很难拓宽视角。

说起来,IP片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中国第四代导演出道时拍的许多经典作品,多改编自作家小说,其实就是所谓“IP片”。比如,张艺谋的《红高粱》来自莫言,《活着》来自余华;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是李碧华的作品;张军钊的《一个和八个》则取材于郭小川的同名长诗。这些经典电影的IP,同样也是文学经典,作品本身就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现在作为文化娱乐消费品的络小说在质量上判若云泥。根据消费品改编的IP片,只能成为消费电影,重复观赏价值小,难以长远流传。

IP片质量不高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整个行业急功近利的心态在作祟。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电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刚开始和同名歌曲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乐视影业方面看了剧本,觉得能和高晓松那首歌扯上关系,才去找高晓松,然后才有了所谓由歌曲改编的IP电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盗墓笔记》被吐槽“五毛”,导演李仁港对此也很无奈,“全片两千多个镜头,只给了三个月时间做。三个月就是三个月的效果,五个月就是五个月的效果。”

e家洁完成B轮数千万美金融资德同资本领投
郑州体育A轮企业
即速应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