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菠萝科学奖开奖掀起网民狂欢

2019-03-16 02:05:07

“菠萝科学奖”开奖掀起民狂欢

一根棒棒糖到底能舔多少次?蚊子在雨里飞,为什么不会被雨滴砸死?这不是无厘头的知乎问答,而是正经的科学研究。4月12日,“2015年菠萝科学奖颁奖典礼”正式开奖,上述“千古难题”正是本届“菠萝科学奖”的获奖科学研究项目。研究者们不仅严肃认真地到颁奖现场领奖,还通过络直播同步互动的方式,将这场颇为有趣的颁奖典礼演绎成了一场全民“科学狂欢”。

尽管大多数人都吃过棒棒糖,但很少有人会无聊到记录自己到底舔了多少次。在一次研究固体溶解特性的实验中,纽约大学柯朗数学研究所应用数学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把棒棒糖放在管道中,让水以不同的速度从管道里流过。然后用延时摄影拍下棒棒糖的溶解过程。研究者发现,不管棒棒糖原来是什么形状,不管水流速度多大,在快要溶解时,棒棒糖留下来的形状几乎总是一样的。利用研究发现的固体溶解规律,科学家们预测出,直径1厘米左右的棒棒糖,大约需要舔1000次才能舔完。

这个研究引发了中外友的“积极实验”,通过亲身试验后的“画正字”统计,友们发现,一根棒棒糖舔到中心大约需要850次。这场全民复习统计学的“数字盛宴”显然是一次很好的“数学科普”,于是当之无愧地获得了本届“菠萝科学奖”的数学奖。

这是一项“有味道”的统计,颁奖典礼进行中,许多人就已经“把持不住”。同步直播页面里,不少友也开始眼馋。友“茶画家”说:“看这段的时候口水滴答滴答的。”但为“辛苦”的人无疑是制作这段视频的画师。微博直播页面中放出的视频链接里,“研究过程”是以漫画视频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负责视频制作的“分钟学堂”账号说出了视频背后的故事,“画这段的时候画师要求多吃根棒棒糖压惊。”

开心时的笑声可以用“哈哈”来表达,轻蔑的不屑则是一声“哼哼”。如今,这些情绪不同的拟声词,统统都可以用一个万用的“呵呵”来代替。不知道什么时候,“呵呵”不再是单纯的笑声,而是轻蔑不屑嘲讽等一切情绪的代名词。堪称“中文六级考试”的经典例题。

2015年“菠萝科学奖”的语言学奖颁给了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汪奎,他在硕士毕业论文中探讨了“呵呵”一词的络功能,给“伤人络聊天词汇”做出了新的注解。

对文字稍微敏感一些的人会发现,不同汉字的表达都包含着情绪,络聊天时,由于对方不能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来解读你的情绪,只能通过文字来进行理解,于是,聊时使用的拟声词汇便特别多。但“呵呵”的出镜率似乎特别的高。汪奎研究发现,在模仿笑声时,人们更容易倾向于认为纵声大笑发出的声音应该像“哈哈”一样;“吼吼”的笑声不大,但似乎有点卖萌扮蠢的倾向;而各种各样复杂的笑法,包括苦笑、奸笑、微笑等等,因为没有更合适的笑的拟声词来形容,所以人们就用不那么夸张的“呵呵”来表达。在友的使用过程中,“呵呵”的含义开始无限扩大,甚至出现了若有似无的“嘲讽感”。


车辆消毒通道
上海代办注册公司
星力捕鱼9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