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国 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七)

2020-02-15 20:15:02 来源: 温州信息港

猎国 第四百三十三章 【脱笼】(七)

第四百三十三章【脱笼】(七)夏亚在给这些降军训话的时候,内内就在一旁看着。眼看夏亚就如此**裸的摆出一副凶蛮霸道的模样来,丝毫没有半点迂回,半点转折,就这么强行以势迫人。

这样收服人心的手段,若是在那些经验丰富的政客眼中,自然是粗陋到了极点,不值一提。

可偏偏奇怪的是,这一番话的效果,却让内内都吃惊!

偏偏就是夏亚如此一番做派,却反而让那些降军真的就折服了!

不为别的,夏亚的话,大家都听进去了!

这些看似粗鲁,看似野蛮凶狠霸道的话,其实仔细想来,却是叫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夏亚开始就摆出一副“老子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不必感谢老子”的做派,虽然凶狠霸道了,但是却也够坦率!至少,也让人觉得这人嚣张是嚣张到了极点,却说的是实话。

接下来的那些,一句一句的摆上来剥开了说出来,就让所有人都为之变色!

除此之外,就真的没有绝路了!

已经没有再投降奥丁人的可能了!

夏亚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每个降军都心中过了一遍:假若我是曼宁格,我知道我的儿子给人宰了,我的部属给人屠了,我的老巢给人抄了,偏偏那些收服的降军轻而易举就降了……换做我是曼宁格,我都不会原谅我们这些人呢!

况且奥丁人本来就是凶残蛮横的影响,杀人不眨眼,向来对待这些降军也都是肆意打骂,杀降俘对于奥丁人来说更是家常便饭。

夏亚说完之后,仿佛也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就干脆站在那石头上,静静的望着下面这些降军,等着他们的反应。

终于,惊恐,慌乱,畏惧等等诸多表情在一个一个降军士卒脸上闪过,下面开始了轻轻的喧哗,有人甚至开始小声的哭泣,有人开始低声交谈,更有的军官模样的人脸上带着茫然和彷徨。

夏亚倒是没有再喝止,而是任凭这些搔乱。

他耐心的等了片刻之后,终于才忽然深吸了口气,声音陡然如一个炸雷一般发出:“怎么样!!要死要活!!自己选了吧!!!”

这一声巨吼发出,人人都是身子一抖,不少人抬起头来望着夏亚的时候,眼神里却反而就渐渐多了几分清明来。

终于,在队伍之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对着上面的夏亚行了一礼,声音还有些畏惧和试探的味道,大声道:“这位将军大人……我们自然是想有活路的,只是若是跟了你,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大人就能担保我们有活路么?”

“老子不能!”夏亚昂然冷笑:“活路活路!你们都他妈的吓傻了!看看自己身上的这身皮!你们是士兵,是军人,是战士!!成天脑子就想着怎么活!!都忘记了自己的本分了么!!真想活的,直接脱了这身皮,这城门就开着,自己出城去寻活路吧!!老子不拦着!!”

这话说的就有些不讲理了!

出城?现在这局面,谁不想出城谁是婊子养的!在场的谁不知道新城是曼宁格的老巢所在,他一定会带着奥丁大军回师,到时候这里必定是一场血战!谁不想趁着现在奥丁人还没杀回来,就出城逃命去?

可问题是,自己走的掉么?

周围的方圆百里的村镇,几乎都被奥丁人折腾得没有了人烟,冰天雪地的,没食没马,就这么出城而去,那才叫真的找死!

“我说过了,我留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有用!老子不仁慈!但是老子不和你们讲虚的!只要你们表现出有用的样子,老子就留你们的命下来给我卖力!!你们都仔细想好了!跟着我卖力气,挣扎出一条活路来,是九死一生!但若是落在曼宁格的手里,你们就是必死无疑!!”

这话说完,夏亚故意冷笑几声,大声喝道:“我看你们这些家伙,原本不少也都是科西嘉军区的精锐,哼,只是却没想到投降了奥丁人之后,这骨头就变得如此松软了!连一点子挣扎求活的勇气都没有了!没种!!没种!!一个个都没种!!只一句话,敢不敢跟老子干了!”

连连的敲打,又摆出事实,最后再用言语刺激……终于,不少人脸上渐渐的露出几分活气来,那领头说话的军官忍不住就大声道:“大人!我们不是没种!我们就跟你干了!”

“对了!跟你干了!”

“挣扎一条活路出来!”

“只要大人您信守诺言,不害我们!我们就跟你干了!”

眼看下面这些原本眼神畏惧,表情麻木的降军,终于被夏亚挑出了几分活气来之后,内内望向夏亚的眼神也终于多了几分敬佩。

有了这两千多降军的归顺,而且是真心的归顺,不是那种阳奉阴违心怀鬼胎的情况——毕竟接下来就是事关夏亚这个小集团生死存亡的一场大战,若是身边留着两千随时都会心怀鬼胎的家伙,夏亚还不如干脆就一早狠狠心把这些家伙屠了算了!

收服这两千五百多人,夏亚没有别的诀窍,就一个字——逼!!

他信奉一句话: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人?再懦弱再没有骨头的家伙,真的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也是会敢于拼命的。

夏亚随即就开始调动着两千多人布置城防了。

新城被曼宁格经营的半年多,物资方面自然是不缺的,城中聚集的粮食堆积如山,至少足以够两三万军队过冬绰绰有余了。

而其他的军械,武器,弓弩箭矢,更是堆满了仓库!

城防更是不用担心——新城基本上没有经历什么战火,西尔坦郡的第七兵团是在野战被歼的,第七兵团覆灭之后,西尔坦郡就基本投降了,曼宁格占领新城的时候几乎是兵不血刃。城防没有收到什么破坏,甚至半年的时间,曼宁格还做了不少加固的措施。

原本被夏亚轰碎的那座城门,也重新换了新的门板,城中库房里挑选了巨大的圆木来,几乎将这城门给封死了!

若是寻常的守城作战,自己封死城门是下下之策,等于把自己突围的路都堵死了——可夏亚的命令,这些降军也执行了,毕竟人人也不是傻瓜,一旦奥丁人真的围城了,这些降军都是步兵,这冰天雪地的,突围出去跑也跑不远,就算真的能跑出去,也是冻死饿死,所以既然横下心来挣扎出活路,就干脆下了死守的决心了。这城门,封了也就封了!

花费了近两天的时间,将城防重新布置了一遍之后,夏亚就叫来了内内。

“你要出城?”

内内一听夏亚的话,就变了色,皱眉道:“太险了!”

夏亚淡淡道:“我们的人是骑兵,留在城里打守城的消耗战,太过浪费,只有在野战才能充分发挥我们的战力。我带骑兵出城潜伏在外,等曼宁格大军围城的时候,我再出其不意的杀过来,才能狠狠的咬上他一口。”

内内满脸忧虑:“不如你在城中坐镇,我带骑兵出城……”

夏亚哈哈一笑,看了看内内,缓缓道:“我知道你是好意,可你以为在城中就轻松了么?这两千多人虽然被我收服了,但是其实他们现在对我们半分忠心都没有,不过是存了挣扎求活的心思,才跟着我们干罢了。他们怕落在奥丁人手里也是死,才会跟着我们一起拼命。所以,你留在城里,除了指挥守城之外,还要负责能小心震慑这些家伙,不让他们出乱子!我要带走大部分人,只能留给你一些受伤的骑兵和一些护卫,最多只能留给你五十人……这点人,要震慑住全城的降军,这么重的担子就靠你了!”

他这么一说,内内才终于无言。

夏亚随即就点齐了手下骑兵,除了一些受伤的之外,又给内内留下了些护卫,凑足了五十骑,其余的都自己带了,补充了给养和草料,每骑都是三匹的配备,又是挟带了三倍的料袋,这才领着六百余骑离城而去。

就在离城之前,夏亚还对内内悄悄耳语了片刻,听了夏亚的话,内内顿时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这一计,果然狠毒。”

※※※夏亚带着六百多骑出城之后,却是绕过了城防,然后就停在野外,看了看天色

,夏亚回头就对着身后的六百雄壮的精锐铁骑大声笑道:“咱们是骑兵,若是在城里站在城墙上守城,只怕不但我会憋死,你们也会憋闷吧!所以不如出来,野战之中杀个痛快!”

说着,他指着前面的一个方向,高声笑道:“我本来想带着你们寻一个地方隐藏起来,等到曼宁格大军围城,出来杀他一个出其不意,可现在我却又改了主意了,既然要搞,就不妨搞一个大的!我只问你们,有没有胆子去和我干一个玩命的买卖!”

这六百余骑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哪里会不敢?更何况,跟着夏亚这么一个统帅,一路南下来,杀得实在是畅快淋漓,连连大胜之下,人人都是心气十足!

这里还存了一个摆不上台面的心思:这些骑兵,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从那些罗德里亚骑兵之中挑选出来的,只有极少量是原来内内麾下的马贼。

夏亚之前将这支骑兵交给内内统领,虽然内内也是一位女中豪杰,武勇过人,可毕竟是一个女人……这些罗德里亚骑兵出来的精锐,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傲气十足?虽然内内的武勇也让人心服,而且内内也是夏亚军令委任的骑兵统领,但是,毕竟对于这些前罗德里亚骑兵来说,让他们每曰听从一个女人的号令,对于任何一个大老爷们来说,总是心中难免有些嘀咕。

这一点,和内内的本领无关,纯粹是男女地位的使然。

所以,内内统领之下的这支骑兵,精是精了,也能打!但是却总缺了一股子豪气冲天的味道。

可现在就不同了,夏亚身为主帅,又是根正苗红的罗德里亚骑兵的出身,还曾经是阿德里克将军的亲兵,和这些人一起打过仗,流过血,立过大功,又同样以武勇而著称,最最重要的是:夏亚是一个男人!

况且,在攻克新城之中,这位原本一路有些病容的统帅,忽然就爆发出了无匹的神威!

这一切的一切,简直就是完全符合每一个骑兵心中梦寐以求的完美统帅的标准了!

在跟着夏亚出城来,这些骑兵人人心中都是激亢万分,比之前在内内的手下,更是多了几分高亢的心气!

此刻别说是夏亚说要去冒什么风险了,就算夏亚说要带着他们直接杀去奥丁帝国的奥丁神城,这数百条精锐汉子,恐怕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眼看人人都是摩拳擦掌的样子,夏亚哈哈一笑,就高声喝道:“我料定曼宁格心急火燎的回师,他心中挂念新城,必定会让军中骑兵组成先锋先行!骑兵速度快,必定是脱离了大队步战军队,先行奔赴这里来了!我算算曰子,也差不多快到了!对方的骑兵不会太多,但也不会太少。算来算去,总也有三千往上。我的意思就只一个:咱们就直接往北沿着大路而去,迎着他们的先锋骑兵,然后一股子杀溃了他们!这里面自然有极大的风险!一者,先行的先锋骑兵必然是曼宁格军中的最精锐的骑兵,数量是我们的数倍甚至可能是十倍!我们以六百之数,要对付他们数千骑兵,大家都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了!二者,我不能确定他们的骑兵先锋距离大队人马距离有多远,万一就算我们杀败了他们的骑兵,而他们的大队赶上,围困了我们,咱们这点人,就算再能打,困也被困死了。”

夏亚说到这里,故意用傲慢的语气冷冷道:“你们怕是不怕!”

如此精锐,谁会说一个“怕”字?

夏亚声音才落下,就有骑兵高声喝道:“大人!咱们罗德里亚出身的豪杰,脑子何曾有过一个怕!”

“对!大人,带着我们,向前!向前吧!罗德里亚骑兵出来的,有进无退!!”

“哈哈哈!!什么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大人,咱们既然一路杀到新城,脑袋早就别在裤腰带上了!!”

夏亚眼看群情激亢,就故意豪迈一笑,随即眼睛里迫出一分一分的锋芒来!

“好!全军列队,随我北上!!先斩断曼宁格的一只爪子,灭了他的骑兵先锋,让他们全军,未到新城,先胆寒三分!!”

`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