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

2019-06-16 08:47:02 来源: 温州信息港

花非花

作者:恩爱泽东

花非化,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这首白居易的诗里含蓄地表达出一种即朦胧又隐约的感情,若即若离,令人着磨不透,像初恋的味道!初恋,是青春期少男少女不可逃避的话题。初恋的美好就在于这份感情的纯真无邪,欲语又止,欲擒故纵小儿女似的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初恋是甜蜜的。

谁没有过初恋的情怀吗?想那时,是如何地心如撞兔,一旦发现自己喜欢的是他或她,生怕被别人窥见心底的秘密,故意疏远他,或者偏要去找她的在,故意对她凶巴巴的,其实只有自己知道,连他的一个眼神她也会在意,连她的背影他也会注视很久。初恋也是涩涩的。

是不是那个骑单车的男孩儿总是等在学校必经过的路边,酷酷的样子,眼睛时流露出几分执着和玩世不恭;是不是那个穿着格子衬衫的梳长发的女孩儿,为那个在蓝球场上扣蓝的男孩加油助威;又或者不经意间他从她身边走过,留下的一封款款的情书;又或者她每天都要带两份油条豆浆的早点,一份为自己,一份为彵

他就是这样一个被初恋折磨的男孩儿,近几日来,他学习总是心不在焉的,算着算着数学题,就开始走神。鬼画符似的,X、Y竟然变成了她的名字。他的学习极好,是老师看好的好苗子。

高考在即,离别也在即,向来他是果断的,这次也不例外。

有一天在学校的过道,他拦住了她,涨红了脸,莽莽撞撞地对她说: 我喜欢你,等我们高考结束,我们在一起好吗?

女孩儿是同班同学,对他的印象也仅仅是老师口里的好学生。还没来得及让她做任何表示,他飞也似的跑走了。他的长腿跑得很快,他怕听到她的答复,万一是否定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表情,那一定很窘吧。

总之他是卸下了心中的包袱,开始一门心思地向高考冲刺。

在学校的日子倒计时,每天他都见到她坐在他斜对面的样子,她低着头认真地看书,偶尔回过头和他的眼神交流,她的双眸清澈如水,好像在对他说: 加油吧!

他们约定好了报考的一所大学,剩下的时间就是全力以赴奋战高考。

高考很快结束了,她落榜了。

他替她难过,比自己落榜了还难受。他的高考发挥正常,如愿考取了。可是他对她的心没有任何改变。

入学前,他对她说: 等我四年好吗?

她低着头,手扯着衣襟,不置可否。

她在想什么吗? 他的心里没底。他从来没有如此仔细地端详过她。她长得真好看,白晳的脸庞,浅笑的酒窝,特别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令他着迷。他的心里一动,他还从来没有吻过她呢?她的长长的睫毛轻盈似的,撩拨起他初的爱恋滋味。

在她正欲抬起头之即,他大胆地轻吻了那祈盼已久的眼睛。轻轻的吻,浅辄而已,他没胆量再往下,只感到头一阵眩晕。 该死的! 没有谁教他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一心扑在学习上,心思单纯地像一张白纸,对女孩儿的交往他真的不擅长。他以为只要他喜欢了,她想来是应该明白的。他是一个认死理的孩子,喜欢的她在他心里很圣洁,他如视珍宝,呵护着这份情意。

他像一个傻傻的孩子,只等待裁决似的,脸红得像桃子,手心也出了汗。幸好天色近黄昏,想来她是没有发现他窘窘的表情吧。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多年以后他已经记不清她对他讲过些什么话了,只记得她那双如水的大眼睛在他的记忆里幻化成如练的月光,洒在他青春的路上。

他去了向往的大学,开始了大学四年的生活。他一直在联系她,用一份自以为地老天荒的爱情来编织他和她的情。

他是大学的天之骄子,她上了本地的普通专科大学,像每一个初恋的结局一样,她没有再继续这份恋情。他和她从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就已经决定了各自的命运。

一天,他打给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那边传来 嘟嘟嘟 的盲音, 你打的号是空号 ,他怔在原地,自己的掉在地上也不知晓。她什么时候换了?她竟然没有告诉他?

他的心沉到谷底,失落极了。当时他就站在校园的詹天佑的雕塑前,他只觉得他丢失了毕生美丽的东西。她说过分手的话吗?粗心的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她谈起的关于彼此生活的前景,他乐观地认为那不成问题,而她的担忧呢?他好像从来没有过多地思量过。

后来他辗转地问过以前的同学,知道她专科三年毕业后分配到了当地的街道办事处,作了会计工作。

这份初恋像所有少男少女初恋的结果一样无疾而终,了无痕迹。好像从来不曾来过,就像一首诗里说的一样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消灭了踪影 或许他对于她来说,只是偶尔飘过天空的一片云罢,他咬着嘴唇,高傲的他,没有再继续纠缠。

现在,他已经在国企部门上班了,有丰厚的待遇。当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涩的,不谙世事的小男孩,他学会了喝酒、抽烟,官场上的应酬和客套,聪明的他融会贯通,如鱼得水。只是快而立的他,依然是孤家寡人。不是不爱,相了无数次亲,不是人家看不上他,就是他嫌姑娘不够水准。

现在这个世道,连感情也拿在天秤上衡量。有一次,他去相亲,对方一上来就问他有房,有车吗?盘问得跟砧板上的肉没什么两样,就差把两个男女摆在一起论斤拍卖了。说实在的,他很累,不是没有各方面条件都相当的结婚对象,可是他就是提不起结婚的兴趣。

缺什么?他不知道。

掐掉烟,他从橱窗外的路边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车后载着同样穿着校服的小女生,短发的,下巴尖尖的小女生。他的眼睛突然潮湿了。那一段如烟的初恋又从心底里翻腾,那一个吻,清凉的,露水似的吻以及她的如水的大眼睛,都恍如梦中。

他闭上眼,身心变得飘渺。虽然很多年来,他的身体从来没有孤独过,但是他的心却不再澄澈。他把那个人面桃面的她弄丢了,就没有再找回来的可能。

他,曾经年少的男孩儿;她,曾经美丽的女孩儿,他们曾经在彼此的青春里走过,就已经足够。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嘴角露出只有年少时才有的笑,那份笑容告诉他自己:爱就在不远处等着他!【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

中医
怎么提升网站的排名
日常护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