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俄外长为何急迫要中国更正历史课本的内幕

2018-11-06 09:08:23

俄外长为何急迫要中国“更正”历史课本的内幕

近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于“中俄待议领土”问题发表高论,引发国际间多种猜测。由于历史学界的种种限制,这个问题一直被两国官方忽略,直至近才有历史学者厘清来龙去脉,揭示了这段惊人的历史事实,让中国人对自身领土有了一次飞跃性认识提高。

乌第河历史上又名兀的河、乌地河、乌达河、乌特河。在1689年中俄两国签订的《尼布楚条约》中规定:“惟界于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诸川流及土地,应如何分划,今尚未决。

此事须待两国使臣各归本国,详细查明之后,或遣专使,或用文牍,始能定之。”因此乌第河与外兴安岭之间土地遂成为主权待议地。

中国历史教科书中的“待议领土”插图。

《瑷珲条约》主要内容为: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即外东北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归俄国,瑷珲对岸精奇里江(今俄国结雅河)上游东南一小块地区(后称江东六十四屯)保留中国方面的居住权和管辖权;乌苏里江以东领土划为中俄共管;

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只允许中、俄两国船只航行。条约生效之日,于1689年签订的《尼布楚条约》确定的国界大幅更改。这个条约和1860年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确定了俄国远东现代疆界。

从以上两段关于中俄领土条约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一个漏洞:《尼布楚条约》认定乌第河和兴安领之间为“待议领土”,而后来的《瑷珲条约》却只把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归俄国,于是乌第河流域之南和外兴安岭之北中间的领土主权悬而未定,这片领土也没有包括在任何其他中俄领土条约之中(见图)。

根据国际领土划分惯例的“待议领土恒属待议,直至完议”原则,这片领土的主权应当重新由中俄双方商议解决。

回收树脂
上海股票配资
金属烟盒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