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流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08:16:56 来源: 温州信息港

人说:三九三,冻破砖;三九五,冻死狗。西北边远的历史文化名城——喀什的冬天,2008年元月是寒冷的岁月。因为时令已经进入了数九寒天,而且今年喀什下的雪,持续时间达到两个星期之久。  说是寒冷,不仅因为这几天持续在下中雪,附近郊县的温度达到零下27度多,塔什库尔干逼近了零下35度,创造了历史的极值。雪花飘飘洒洒,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不说是太大,却也厚积薄发,几乎在每个夜晚都会来上一阵子,一直飘到天亮也不见停歇下来。道路上、楼房上、田间地头、树木花草上连所有人们的心里边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说实话,在这深居内陆干旱之极的喀什,连续飘雪实属罕见,因此在这儿,再大的落雪不能叫做雪灾,只能叫瑞雪。因为春雨贵如油,夏雨满街流。再过不了几天,就到年关了。今天,瑞雪还是不停地下着,把一座沙漠城市装扮得银装素裹,玉树琼枝分外妖娆。雪花没有阻挡得了公共汽车斗折蛇行十分缓慢的脚步,各种运输车辆也照样开足马力,艰难地向前行驶着。但是,终究飘雪天气是交通事故的多发期,以往年关非常繁闹的大街小巷,今天却显得安闲沉谧,路静人稀。  飘雪、冰冻、数九寒天也阻挡不了栗子匆匆忙忙的脚步。因为自从栗子的儿子分配到郊县附近,又花费了十多万元买下了一栋楼房,这样栗子就又有了远在天边喀什郊县的另一个家。  三年之间能买下两栋楼房,对于一个工薪阶层来说必然是如牛马负重,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旧房退些,公家贷些,亲戚朋友帮些,自己筹划些对付着也就挺过来了。况且现在是两个孩子都参加了工作,全家四口每月总收入也有个万儿八千吧。因此,栗子他们的日子也算是如火如荼,蒸蒸日上。更应该庆贺的是栗子也接近退休了,人老两鬓斑,鼻涕如河川。可是,栗子的文学事业却如日中天,光焰灼灼。这已经在栗子的心里早就燃烧起一团火焰,经过三十多年的风吹雨打岁月沉浮磨砺,眼看就要成就栗子的一桩文学梦,作家梦,成名梦。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几年,栗子有不少大作在全国个别报刊的缝隙与几个大网站纷纷露脸,并且时不时地有作品被评为“”或者“精品”,不由得栗子趾高气扬,心血来潮、信心倍增,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良好感觉。也有只寄稿酬,不送稿样的,虽然微乎其微,也叫栗子心烦意乱,刚想骂娘。此刻,栗子的血液正在高速循环沸腾以至于奔突,还有临行前爱人柔情蜜意地给他增加的几层保暖内衣、手套、口罩、围巾等,这些大小件每件都价值不菲,名贵的当是那件“鄂尔多斯”几乎接近栗子的命价了,好在不用付费,是栗子人间疼人的亲人朋友馈赠的。  改革开放、构建和谐,那多是就发展经济、招商引资等急功近利的事体而言的,在边城美丽都以及喀什,思想文化建设永远是落寞和滞后的。要么洋洋大观的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居然站不起来几个颇具全国或者首府知名度的作家和名刊,更没有几个知名的网站叫人首肯眼睛发亮的。  有人说:当作家文学家,吃香的喝辣的一本万利,名利双收。这也不失为是切中要害的肺腑之言吧。要么,在过去就怎么会有千军万马都来拥挤文学这座独木桥的现象呢!可是,如今的作家文学家用车拉,用锨铲,如粪堆泥土,举凡大街小巷车站码头有点知识能力的比比皆是,凡是能拿动笔者十之八九不是诗人就是作家,然而能称得起旗帜与统帅者究竟有几人呢!  说到这里又勾起了栗子想当作家名人的出头瘾。不就是暗然失色,一文不名的“坐家”、“死人”吗,为什么不上大报大刊去风光一番呢?也减少了铺天盖地,满世界去搜寻几份稿样的忧心与烦恼。  冬去春来景色新,花开花落又一年。连当年的小小通讯员,在小报小刊发表几个豆腐块的,栗子也要不遗余力地保护和收藏下来,好容易盼到如今有了文学作品抛头露面,能不叫人心急如焚,气冲斗牛吗!可是稿子发表了,来涵说明题目与刊登日期不寄稿样也行了,就好象象栗子这样的小可之辈只认得银子与臭铜似的。栗子也电询了几个报社和杂志,也托付了不少朋友和熟人,可是事虽不大,一稿难得,铅字难求呀!在书报文字的海洋里,查找标志有栗子信息与遗传基因的文字与诗词真的如大海捞针,泥牛入海无消息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风不刮,树不摇,老鸦不啄空空瓢”。稿酬到手,必有产出,持之以恒,事在人为。多亏了朋友的提醒,栗子又想到了喀什图书馆,这是个令所有读书人向往与怀念的地方,也是有希望与产生联想与幻想的地方。三十多年的写作经验与为人为文之道,教栗子静影沉碧,心如死灰,很少为文字文学而激动过。  曹雪芹《红楼梦》的走红与发迹,作者披阅三载,增删五次,字字看来都是血,谁解其中味?她创造的票房价值与精神价值,可以说是字字千钧,字字千金呀。可是,历史上真实的曹雪芹却一贫如洗,举家食粥酒常赊,当时他的大作是以手抄本行世的,临到作品走红并一夜之间风靡世界之时,他本人已经寿终正寝超过百年了,连谁是继承他心血稿费的人也难以寻找。  鲁迅的骨头是硬的,鲁迅的文风是拖泥带刺的。别人希望宽恕自己,也宽恕别人,可是迅君生来就是满世界找不痛快不舒服的事情干,其文如其人一样性格饱满,棱角分明。据说鲁迅是文字出手有值,他真正是以可观的稿酬为生的。此后的名牌大腕,文人墨客也有偶然走红与发迹的,诗稿书稿动则百万,各出版社不惜重金倾囊收买之,那象栗子这样的堕落文人,以主业养副,全靠打工、写新闻稿、走穴的明暗收入苟且偷生的。  当然作为文学的小说、诗歌、散文已经边缘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是时代的特质,尤其是目前网络文学的推波助澜,造就成熟了一大批屈指可数的的编外文学家和所谓的诗人、散文、小说家,名家名作如浮云。而诗歌除了古体格律诗之外,现代诗歌基本上寿终正寝,没有多少可以卒读与骄傲的了。因为它追求的是标新立异的贫病与近乎枯萎的瘦硬,多数抽象得象连骨架也没有的意识流和堆砌材料的碎片和散件,给人以支离破碎,拿的糊涂倒清白热昏的胡说,病态的梦呓与无为地抽筋之感。  为收集整理自己的作品,栗子也不枉自菲薄。因为前有海明威,大仲马等名人引路,他们可以从容地面对如雪片般涌来的退稿与闭门羹,栗子是小人物,自然也要学会等待和忍耐。  人说十年磨一剑,我栗子浑身是荆棘芒刺,只有外壳的坚实与内心的丰满才是令人骄傲的理由,却是三十多年面壁图破壁,因为大器晚成,厚积薄发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硬道理。速朽的作家才泡制速朽的文字,速朽的文字必然出自没有多少出息缺乏生活与闭门造车的作家,而厚重质感空灵娟秀的瑰宝却深深地埋藏在深山大涧与人迹罕至的戈壁大漠之间。  喀什图书馆是栗子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地方,可以说三进其门而不知其制其理了。因为栗子每次光临都是因为时间紧迫而行色匆匆,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在此逗留而感到惴惴不安与深深的内疚。如今,快退休了,能辞别了工作就可以在此名都巨城持久地徜徉与翻阅,又催生了栗子朝拜图书馆博物馆的迟缓脚步!  图书馆门可罗雀车马稀,但是,毕竟是有人在阅读,多是些中老年人,没有几个妇女和孩子,这也是否是一种遗憾,或许就是一种偶然吧。因为不惜重金建设这规模巨大的图书馆,应该是种资源财产的浪费,也是得不偿失的。  走进图书馆之前栗子就心有余悸:怕因为不是本市人不办理有关证件会被拒之门外的。然而,事实不是假想,栗子来之前只是想翻阅一下廉价的书籍报刊,查找纪录几个投稿地址,核对一下先入为主的某些名家名刊的传统风格与嗜好,以对症下药地为自己粗制滥造的文稿找找出路。至于大有所获,顺利地查找到长期困扰栗子,使他无所适从地漫天寻找自己的已发作品,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图书馆大楼老气横秋,没有多少时代气息与文明气息可言,要在这儿租借图书,栗子认为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一踏进二楼阅览室就有一股暖流热浪汹涌而来,与外面粉装玉砌,冰封雪冻的银白世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室内环境气氛不错,管理员是位修颀温柔的女士,她亭亭玉立气质高雅。紧靠门口还就坐的象是位领导,他在翻阅资料的同时时而抬头,时而抛出探视与问询的目光,这就足以显露出他不同寻常的地位与身价来了。而别的工作人员却是脚手不停地忙里忙外----不是摘录添加资料就是完善整理文档与货架,要么就是给书架补上刚进来的图书以丰富刷新馆藏内容。  栗子是个火爆子脾气的人,刚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先是向那位文雅的女士打问:“请问报纸阅览在几楼”?声音也许有点高。  高挑女士目不斜视地回敬了栗子一个球场上常用暂停的姿势动作。当时栗子心里就是一片茫然,只想到了屏声息气,别弄出声音以影响别人阅读。虽然是小地方来的也应该有点教养才是。后来将信将疑地走到三楼之后,才意会到工作人员是告诉栗子“在上方”的深刻内含。  阅览室里边也有当月的新报纸,种类不是太多。但凡是栗子要查阅的小报小刊全部都有。在此,栗子于同一天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大作在这里露面,(因为前边在大街的阅报栏里已经见识过一次)作品就发表在1月10日的《天南日报》叶河艺苑专栏的醒目位置上,题为《大漠见闻三章》,是首不错的组诗。  新年新气象,看来2008年是我栗子文学道路上的发迹年与幸运之年,因为新年伊始,就有栗子的陋作不停点地在各地大小报刊图书上频频地刊用,这不能不叫栗子心血来潮,踌躇满志吧!  在此,栗子细心地作了笔录,也拍摄下了现场的情景与发表作品的版位以示性地收藏。  栗子又顺藤摸瓜地找到了收藏报刊的大厅,这里有位男性青年彬彬有礼地接待了栗子,他随手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从林立的书报架上准确无误地给栗子找来了所要找的全年收藏报纸。  《天南日报》是分月装订的,也有两个月一打的合订本。属于对开大报3一年少说也有300来份吧。栗子只翻阅每个周五的“艺苑传情”,因为情有独钟,所以这几年由(特约记者)栗子漫不经心采写的新闻与报告文学作品已经没有多少版面和市场了。  还有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同志正在电脑前伏案工作。她的外貌雍容典雅庄重美观,栗子不想去惊扰她的工作。看到栗子在给资料拍照,那位姑娘热情地走上来劝告:“这里拍照也是要收费的,每张一元。外面还备有文印室,可以随心所欲地摘抄复印。”这时,栗子的心里就再一次地涌上一股难以名状的感动氤氲缭绕、暗香浮动象三月间的春汛,象沙漠上炎热中的甘泉,又象爱人温馨而体贴的热吻。  “请问先生需要收集些啥?”  “随便翻一些不成熟的作品。”  “有作品出版应该先奉寄稿样的呀?”  一句话触痛了栗子的牢骚与腑诽,也是处于底层作者心底永远的伤痛。于是,栗子就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襟怀坦白了自己的尊姓大名,不平凡的业绩与经年积久的酸辛与委屈。果不其然,这位女士也被感动了,她得知栗子不是名不见经传的新生代作家,又看到了署名“栗子”,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说:“久仰大名,如雷灌耳。我常在心里推测他应该是个英姿飒爽、风度翩翩的年轻人吧!原来一见如故,又是同乡同姓的南疆人。”  因为栗子已经年近花甲老态龙钟了,怎么能“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呢?这姑娘真会说话,以貌取人不冷不热阴阳怪气地,叫人心里直打鼓。  “我叫栗玲,西木栗,斜玉傍的玲。我爸爸栗川是市剧团的编导,也出过几本专业书籍,我们算是同行和有缘人了。”  “不见不知道,一说吓一跳。我们不单是乡党,当年我还亲耳聆听过栗川老师的演讲呢!”  栗玲接着索要有关栗子的文集作品,简历等,一则是学习欣赏,二则是用来进行展览与馆藏,建档以备查阅之用。栗子只能极力敷衍搪塞,因为这几年来供养孩子上大学与购买楼房,已经使人精疲力竭,穷于应付了,还要赡养两家几位老人安度晚年。现在自费出书,没有赚上钱时就先要自己买单,谁还愿意干这种出力不讨好折钱赚本的买卖呢!  的确,栗子的作品只能在网络以及与出版的合集文萃上边查阅,虽然栗子已经申请了公开书号快有五个年头了,朋友和亲戚赞助的出版费算起来也不少,全都被栗子挪作垫付资金用来购买住房与生活用品上花销了,真的要出版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也说不定。  接着,栗玲取来了相机让栗子摆出学者高人的姿势拍摄下栗子查阅资料的靓照,又叫来同伴热情地与栗子这样的名人亲切合影,好象往日一文不名的栗子如今成了老佛金面身价百倍的名人学者似的,一种久违的荣耀感被人尊敬奉称的优越感顿时涌上心头。三十多年来,栗子埋头书案,默默无闻,焚膏继晷辛苦练笔码字,不就是翘首期盼着这一天吗!虽然荣誉和嘉奖来之不易、来之甚晚,付出和得到相差悬殊,这终究是一种心灵上的沟通和补赏,比什么荣誉都重要,比什么样的奖金金匾光环都具有含金量。   共 72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造成急性附睾炎产生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