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大水二当家现身不明白我的股权为何被冻市

2019-02-02 00:33:28 来源: 温州信息港

  ST大水二当家现身不明白我的股权为何被冻结

  进入[大水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在南京美强特钢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美强)拍下ST大水(000673.收盘价7.69元)后的500多天中,ST大水一直希望现在南京美强能构“出局”。

  2007年12月31日,储辉与南京美强分别竞拍得大同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前者是一味的自责自疚自愧水集团)所持有ST大水的2000万、1.024亿国有法人股,储辉借此持股ST大水的9.61%股份,身居二当家。上述1.2240亿股拍卖成交总价为1.27亿元,每股1.05元。昨日,ST大水收于7.69元/股,储辉浮盈已至1

ST大水二当家现身不明白我的股权为何被冻市

.328亿元,但这部分股权却被突然冻结。

  储辉究竟何许人?2100万投资500天就浮盈1.3亿元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每日经济》赴江苏宜兴官林镇调查,为您揭开层层面纱。

  “自然人”储辉2100万抄底ST大水

  宜兴官林镇虽小,却有“中国电缆城”的称号,神秘“自然人”储辉即藏身于此。

  “信息披露中的人很可能就是江苏中煤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煤电缆)的老板储辉。”刚到当地,官林镇消息人士就向《每日经济》表示,“官林很小,有能力买下2000万股的储辉,官林也就此一个。”

  儿童发饰套装

  世界上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越来越美好的东西就是回忆;储辉是中煤电缆董事长

  储辉次进入ST大水公告中是在2008年1月3日。山西晋德拍卖有限公司于2007年12月31日受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鉴定中心委托,对大水集团持有的ST大水1.224亿股国有法人股进行拍卖。ST大水在3天后的关于控股股东变更的提示性公告中指出,南京美强竞得其中1.024亿股,占总股本的49.21%;储辉竞得2000万股,占总股本的9.61%。

  ST大水在2008年5月17日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了储辉至今仅有的公开信息:身份证号码、登记地址、通讯方式。而2008年“无锡市双十佳”评选公示显示,中煤电缆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确与储辉同名,与ST大水披露的信息对照,储辉的出身年月、登记地址都完全吻合。

  《每日经济》随后来到位于新官西路102号的江苏中煤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值守人员表示江苏中煤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已搬迁至200米外的位于工业C区的新址,并已更名为江苏中煤电缆股份有限公司。

  中煤电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吴凯向《每日经济》表示,储辉确是中煤电缆的老板,“但并不能说就是老板买了那2000万股。”但ST大水披露的储辉通讯方式即为中煤电缆的登记。

  11日,中煤电缆董事长储辉终接受了《渔饵料每日经济》的采访,证实了他在2007年12月31日的竞拍中拍下ST大水2000万股股权。但他的这一举动遭受中小投资者的质疑,为什么他能以1.05元/股抄底,刚过500天浮盈就达1.3亿元?这一切背后又是什么?对此,储辉表示,竞拍是完全合法的,“你甚至可以在宜兴、官林探访探访我的口碑。”

  2100万抄底ST大水路径

  资本市场对储辉的猜测一直未曾停止。

  有ST大水投资者向《每日经济》表示,ST大水重组持续近3年至今未结,“储辉突然在拍卖中冒出,为何他就可以以1.05元/股的价格得到2000万股?”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南京美强成立于2003年9月17日,为中外合资企业,注册资本1759.9335万美元,法人代表傅宜东。南京美强股权结构中,南京华华不锈钢贸易中心占60.97%,其实际控制人为傅燕华女士,美国国际钢铁集团公司占27.56%,南京飞强建筑安装中心占11.47%。

  有投资者指出,ST大水在股权拍卖中一分为二或有深意,“南京美强竞拍已经掏了1亿元,为何要剩下一块肥肉给储辉,储辉很可能是南京美强重组ST大水过程中的后续资金来源。”

  南京美强董事长傅宜东15日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并不愿正面回答与储辉是否早已相识的问题,“我们是分别参与上述公开拍卖的。”

  傅宜东回忆表示,早在2007年6月前后,南京美强就与ST大水、大水集团以及大同市国资委开始接触,“拍卖基础价实际上是依据ST大水净资产水平制定的,因此并不存在价格过低的说法。”熟悉ST大水重组的人士向《每日经济》表示,在大同市国资委、大水集团与南京美强进行周旋中,“储辉能从中以2100万元的价格分得ST大水9.61%股权,肯定存在一定的原因。”

  储辉则告诉《每日经济》,山西省高院于2008年4月3日下发终裁决,裁定大水集团所持ST大水2000万股变更至其名下,“相关股权过户也于2008年10月完成。”

  人物

  隐形电缆大鳄

  在中煤电缆总资产逾8亿元、年销售8.5亿元背后,储辉亦坦承了他家族背景,其夫人正是电缆龙头——无锡江南电缆有限公司(下称江南电缆)董事长芮福彬的千金。

  储辉现年37岁。当地熟悉他的人士向《每日经济》透露,储辉父亲创办了中煤电缆前身——江苏中煤矿缆有限公司。1994年,22岁储辉退伍回到了官林镇。同年,储辉进入当地的上海沪旭电缆厂,该厂主要生产矿用电缆和机械装备用电缆。

  由于上世纪90时代煤炭行业尚处低迷期,上海沪旭电缆厂销售出去电缆后,往往拉回的是抵押货款的煤炭或者是被赊欠。储辉在带领上海沪旭电缆厂经过了1994年~1997年困难的时期后,正式出任该厂厂长。此前上海沪旭电缆厂主要停留在上海市场,1998年后,该厂将销售发展至全国20多个省市。加之煤炭工业自1998年进入复苏和发展期,上海沪旭电缆厂进入2000年后每年产值均以80%速度增长。2002年10月,储辉正式接手江苏中煤矿缆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此前该公司年销售额刚过1亿元。

  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透露,储辉与芮福彬千金——芮一云结婚后,也获得芮福彬的帮助与指点,自此发展更为迅速。2006年,江苏中煤矿缆有限公司更名江苏中煤电缆集团有限公司,2007年即创造销售总额8.5亿元、年利税总额5811万元的业绩。

  储辉股权突遭蹊跷冻结

  奇怪的是,储辉所持2000万股却遭到突然冻结。

  在ST大水公布的股权结构中,南京美强竞拍下的ST大水49.21%股权依然在大水集团名下,由于大水集团早于2008年10月30日宣布破产,目前由大同市国资委实际掌控ST大水控制权。2008年年报显示,大水集团所持上述1.024亿股全部处于冻结状态,冻结期限至2010年5月14日。

  二ST大水2008年年报披露信息显示,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3月20日下发民事裁定书,裁定对储辉所持有的2000万股票予以冻结,冻结期限自2009月3月30日到2011年3月19日。

  冻结原由更为蹊跷。《每日经济》查询上述民事裁定书获悉,大同市国资委是根据2007年12月29日与南京美强签订的重组协议,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储辉所持有的2000万股权申请保全的,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对储辉所持有的2000万有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予以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美强在竞得股权后并与大同市国资委、大水集团签订重组协议进行重组进程中,因涉及大水集团职工安置及历史遗留问题,ST大水部分职工家属情绪波动,致使南京美强重组受阻并搁浅。大同市政府、国资委据此与山西省高院沟通,一直未给南京美强下发股权裁定书,南京美强至今无法办理股权过户。

  “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我所持股权被冻结的原由。”储辉表示,他并未参与大同市国资委与南京美强之间重组协议的签订,山西据此裁定冻结是在法律上说不通的。储辉称,竞拍和股权过户皆依法完成,“不能因为大股东之间的调整而干预小股东的利益,我已向山西省高院咨询,但它们表示需要与大同市国资委进行沟通。”

  《每日经济》就此联系ST大水及大同市国资委,但对方皆未就此予以解释。

  大同市国资委将股权“两嫁”

  ST大水披露信息显示,储辉2000万股股权遭冻结极可能是大同方面收回该拍卖股权的步。

  ST大水公告指出,为保证ST大水成功重组并将壳资源保留在山西省内,大同市政府、国资委一方面“主导先期通过引入冀东水泥(000401,股吧)与大水集团合作并由大水集团建设水泥生产项目、负责安置大水集团部分职工”,并终确定由山西省国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信集团)重组ST大水。

  据悉,山西省国资委于2008年9月与国信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书,由国信集团通过买壳方式重组ST大水。上述合作意向书约定:将原由南京美强及储辉拍得的ST大水国有法人股转由国信集团接收,ST大水所有资产、负债、业务和人员全部由大同市政府承接,国信集团另再付3000万元用于安置职工。ST大水披露,国信集团在取得控股权后,拟将其下属的山西国际贸易中心相关实业资产整合后注入ST大水。

  南京美强董事长傅宜东15日向《每日经济》表示,山西省高院已经将1.06亿元股权竞买款“强行退回”,“大同市国资委、国信集团与我们的国有法人股转让谈判还未有结果,对方不同意我们索赔3000万元的要求。”傅宜东表示,在竞得ST大水股权后,山西方面一直不予协助股权过户,“一度提出提价,主要是希望转卖给国信集团。”

  知情人士指出,2007年12月31日竞拍中,大水集团股权竞买人条件中关键一条即是能够重组ST大水,“正是南京美强与大同市国资委之间于12月29日签订的重组协议,让储辉也有机会以1.05元/股价格拍下2000万股,南京美强退出了ST大水,大同市国资委自然想到收回储辉的股权。”

  股权纠纷待解

  “山西方面拍卖之后又希望把ST大水壳留在山西。”储辉告诉《每日经济》,这终导致ST大水目前重组未果。

  南京美强董事长傅宜东表示,若形势再度恶化,会采取一定的法律措施。上海市尚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管理合伙人彭天源律师则指出,南京美强可以就法院迟迟不出具协助执行书问题向上级法院提请执行,“通过起诉程序以确定股权转让完成。”南京美强同时可以申请赔偿,就股权竞拍款占用、重组花费、可得利益受损等提出赔偿,“这其中就包括股权的浮盈损失。”除非山西标准模具架方面提出股权拍卖存在违法违规问题,“储辉在按程序获得2000万股权之后,是不能依据上述理由予以冻结的。”

  储辉则表示,由于2000万股现在本在禁售期,“若过了禁售期,对方依然予以冻结的话,也将走法律程序。”

  ST大水公告则显示,大同市国资委与国信集团就ST大水重组依然未达成协议,ST大水董秘办人士15日向《每日经济》表示,上述重组事宜目前尚未取得进展。

余姚榨菜
眉山滚塑容器生产厂家
河南净水器配件附件厂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