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PK大奖赛浮生剑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5:03:38 来源: 温州信息港

一  一阵阵山风送来一缕缕桃花香,子瑶深呼吸了几口气,陶醉在桃花香里……  此时,她一只手支着头半躺在桃花林外溪水畔的一块大石头上,嘴角咬着一根小草悠闲地玩着。微风过处,她的长发以及粉色的衣裙便飘动起来。  这里是子瑶喜欢呆的地方,如果她的师父落雨和师兄子墨找不到她的话,来这里准能找到。  “瑶儿——瑶儿——”远处传来了师兄的呼唤声。  子瑶闻声转动了一下眼珠,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瑶儿!瑶儿!”子墨已经来到子瑶跟前,见师妹侧身伏在石头上,闭着眼睛不动,他嘴角上扬,一丝微笑浮上了他英俊的脸庞。他顺手折了一根小草,用小草轻拂子瑶那洁白无暇的俏脸。  “哎呀,师兄,你坏死了,睡一会儿都不让安生!”子瑶拿掉嘴角的小草说道。  “瑶儿,走,师父找你!”子墨拉起子瑶的手就走。  “师父找我干什么?又让我练剑吧?我的剑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了。”子瑶一边跟着师兄走着一边说着。  “师父没说找你干什么,回去就知道了。”子墨转头看了一眼子瑶笑着说。  子瑶冲师兄笑了笑,不再说话了。他们穿过桃林来到了一个大院子前,进入院子里便看见了那两株桃树花开正旺。来到大厅,便见师父端坐在厅中,师父眉目间威严神武。  “徒儿拜见师父!”子瑶与子墨同时抱拳跪拜师父。  “嗯,起来吧!”师父说着看向子墨说:“墨儿,去把我房间那个红色的长盒子拿来。”  “是,师父!”子墨应声而去。  子瑶低头寻思:师父让师兄拿红盒子干什么?那可是师父的宝贝,从来不许我和师兄碰的,盒子一直锁着,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师父,盒子拿过来了。”子瑶的思绪被师兄的话打断了。  “放在这里。”师父指着旁边的桌子说。  子墨轻轻地放下了红盒子,退后。  师父站起来走到一面墙前,卷起了墙上的画,拿掉墙上的一块砖,掏出了一把钥匙,然后回到桌前用钥匙打开了红盒子。  “来,瑶儿!”  “是,师父!”子瑶上前。  师父缓缓地打开了盒子,只见一把剑躺在盒子里。剑鞘是红色的,上面有青绿色花纹,剑柄是淡黄色的,亦有红色花纹。  子瑶一时看得出神了。  师父拿出剑说:“瑶儿,这把剑叫清风剑,从今天起就交到你手上了!”  “师父,真的给我了?”子瑶喜出望外,随又转头去看师兄,她怕师兄怪师父偏心。  “瑶儿,不必多虑,师父自会把我珍藏的另一把宝剑传给你师兄的,这把剑必需传给你!”师父面色凝重。  子瑶不敢问为什么这把剑只能给她,便伸手接过了师父手中的剑。  “走,去外面试试剑!”师父说道。  师徒三人来到了院子中,子瑶玉手握剑往外一抽,只听“嗖”的一声剑身已脱鞘而出,只见剑光四射、寒光凛冽。  “真是一把好剑啊!”子瑶心中暗叹道。  子瑶伸手把剑鞘掷给了师兄,便开始舞起师父教她的凌云剑法。只见她身轻如燕,点地、旋转、回身、挑剑。左右出击,上下翻飞,一把剑在她手中挥舞自如,若游龙穿梭,嗖嗖的剑风把桃花都震落纷飞了。她衣裙飘舞,若仙子下凡人间。  “好!师妹得此宝剑,真是舞的得心应手剑影迷离!”子墨不由地赞道。  师父连连点头,面露微笑。  子瑶一个箭步靠拢,回手收剑,她奔到了师父身边,拱手道:“师父,这把清风剑比我之前那把剑好用多了,谢谢师父!”  “嗯,那是自然!”师父郑重地说:“瑶儿,这把清风剑其实是你娘留给你的。”  “我娘?我娘……她人在哪里?”子瑶俏脸一紧,微皱眉头问道。  她记得小时候常跟师父师兄下山,看到别的孩子都一声声地喊娘,她就问师父:“我娘在哪里?”师父总会摸摸她的头望着远方不语,后来她就不问了。没想到今天师父居然提到娘,而且清风剑是娘留给她的。这是怎么回事?  师父抬头望了望远方,然后走到院中的石桌前坐下,子瑶和师兄也跟了过去,师父示意他们坐下。  他们坐下后,子墨连忙拿起桌上的水壶倒茶,而子瑶则心中充满疑惑地望着师父,心里似有江水在沸腾……  师父面色凝重地说:“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子瑶与师兄同时点点头……    二  很久以前,在一座青山上有一个青山派,青山派的尊主收有众多子弟,其中有四个子弟为出众,他们分别是大师兄落风、四师兄落雨、五师兄落尘,以及七师妹落雪。他们师学有成,被师父放出山门,历练江湖,行侠仗义。  在江湖上有一个叫黑云帮的门派,杀人抢劫,勾结官府,无恶不做,没人敢管,没人敢怒,而青山派四兄妹落风、落尘、落雨与落雪下山后,刚巧碰到黑云帮的人强抢民女,四兄妹疾恶如仇,哪能不管?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强抢民女?!”大师兄落风冲了上去,打退了拉扯民女的人。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如此大胆?”七师妹落雪跑过去扶起民女,但见此女子生得似花一样俏丽,看衣着也不是普通人家。  “你们是从哪冒出来的愣头青,敢管老子的事!”一个似小头目的人恼羞成怒,“给我杀,一个不留!”  众人蜂拥而上,四兄弟奋力迎敌,双方展开了一场刀光剑影的嘶杀。  打斗中,落雪一剑刺死了黑云帮的小头目,其他人一见不妙,落荒而逃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落雪收起了剑走到吓傻在一旁的民女。  “我叫银珠,是这家的小姐,黑云帮的一个叫黑二爷的人前几日在街上遇到了我,便尾随我至此。第二天,黑二爷带人来提亲,父母自然是不允。今日他们来到我家,杀死了我的父母,想把我强行带走,幸好遇到了你们,我才得救,银珠在此谢过各位大侠!”她指了指身后的一座大宅边流泪边说。  “姑娘以后有何打算?”大师兄落风望了望大宅,见上面写着“岳府”两个大字。  “我也不知道,我怕你们走后黑云帮的人再来。”银珠楚楚可怜地说:“要不你们带我走吧?”  “这恐怕不行,你又不会武功,跟着我们四处流浪,肯定受不了的!”落雨先开了口。  “你们为什么流浪?你们没有家吗?要不你们都留下来吧,反正我家也够大的!”银珠突发奇想地说。  “这……”落风有点犹豫,落雨与落尘都看着大师兄。  “大师兄,我们就在这呆几天吧。师父让我们下山不就是要我们惩恶扬善的吗?现在黑云帮在此无恶不作,我们就在此灭灭他们的气焰。反正我们也没地方住,银珠家正是落脚的地方,也好保护银珠,一举两得!”落雪对大师兄落风说道。  “就是!就是!”银珠擦了擦眼泪附和着落雪说道。  “那好吧,就听落雪的。”落风说道。  就这样,四兄妹几人暂且留在了岳府。经银珠介绍,他们才知道原来岳府是经商之家,同时经营着一家当铺与布庄。四师兄自知不能吃白饭,便帮忙打理着生意。  几天后,黑云帮的人果然又找上门来,自然是又被落风他们打得落荒而逃。  没多久,落雪与银珠成了好朋友,并结拜为姐妹。  落风也开始教银珠一些防身的本领,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落风与银珠居然日久生情了。  落尘与落雪早就相爱了,看到落风与银珠要结婚了,也有了想安稳下来的想法。  银珠也想让落雪留下来,于是落雪和落尘也就留在了岳府,一起打理着岳家的生意。  而落雨不愿意留下来,他独自一人去浪迹天涯了。  五年后,落雨想念师兄妹,便往岳府而去。  谁知到了岳府才知,落尘与落雪已经身亡了,留下一个三岁多的女儿。  落雨问:“师妹和师兄如何死的?”  “一年前师妹落雪的女儿生了很严重的病,需要一种稀有的药材,师妹便和师弟一起去山上采药,谁知师弟一不小心滑落山崖,而师妹为了救落尘也坠落山崖。当我听山上赶回来的随从说后就赶到了那里,但却没法下到崖底,所以师弟师兄连尸骨都没法找到,我忍着悲痛托人四处购买药材,才治好了落雪女儿的病……”落风说完,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望了落雨一眼。  落雨听了心痛不已。他找到落雪与落尘坠崖的地方,经过几天的探寻,终于找到了通往那座山崖下的入口,他用铁链的铁勾子翻过了一座座山顺着山体下到了崖底。  那里果然有几具血骨,在一具血骨前,落雨看到了一把剑,那剑是师妹落雪的剑。落雨跑了过去,双手把剑抱在怀里泪如雨下……  他没有找到落尘的剑,也不知道哪个是师弟落尘。  他把师妹和其他的白骨分别葬在了那里。  他费了一番口舌终才说服落风夫妻二人,带走了落雪的女儿子瑶……    三  子瑶听完师父讲的故事,已是泪流满面了,子墨也是双眼含泪……  “师父,落雪是我娘,落尘就是我爹,对不对?”子瑶忍着悲伤问道。  “是的,你就是他们的女儿,你父亲姓夏,叫夏云天,落尘是你太师父给起的,你应该叫夏子瑶。”师父看了一眼清风剑说道,只是他并没有说出自己也喜欢师妹落雪。  “师父是落雨?”子墨问道。  “是的,我带着子瑶离开岳府后就开始寻找隐居的地方。路途中遇一片死尸,我下马驻足,没发现生者,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却发现了躲在路边草丛中幸存的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  “师父,难道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子墨问道。  “是的,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给你起名叫子墨。”师父拍了拍子墨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接着说:“后来我带着你们两个来到这座山上,找师兄弟们帮忙建了这座院子,从此便与你们在这里住了下来,并在山上种了些桃树,给此山取名叫桃花山。如今,你们也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让你们知道了。”  “师父,我觉得我爹娘的死有蹊跷,像我爹娘那么好的武功,怎能轻易双双坠崖?”子瑶突然发问。  “你是怀疑你大师伯?不会的,你大师伯的为人我知道,他不可能骗我的。”  “亲近的人有时就是危险的,瑶儿的怀疑也有点道理的。”子墨说道。  子瑶坚定地说:“师父,我想下山追查我爹娘的死因。或许我的怀疑是错的,我只是想亲自去了解一下。也许这样会让师父伤心,可我想还自己一个心安!”  “也好,你的武艺已学成,下山历练历练也好。”师父经子瑶的提醒,心中也起了疑问,是不是当年自己在处理落雪和落尘的事上太过草率了?  “师父,让我陪瑶儿下山吧!她一个女孩子行走江湖,我不放心!”子墨提议道。  “好,师父原本就打算让你陪瑶儿下山的。”师父看了看子瑶说:“瑶儿,你们可以先到你大师伯那里落脚,我修书一封你们带上,到了地方你拿出清风剑,你大师伯自会认得的。但你们查事情只能暗查,不可在你大师伯面前露出端倪,以免伤了和气!”  “师父,我知道了。您歇着,我先去准备准备。”子瑶手握清风剑说道。  “去吧!”师父点头。  子瑶回到房间坐在床上,一边流泪一边抚摸着清风剑,她没想到得到清风剑的欢喜,一瞬间就变成了伤痛。她暗自下决心:“这把清风剑在娘亲的手上惩恶扬善,如今传到我的手中,我一定让清风剑继续惩恶扬善,同时我还要查清爹娘亡去的真相!”  子瑶与子墨要下山了,师父拿出一把剑对子墨说:“这把是师父当年用的落雨剑,如今交给你,用它保护好你的师妹,也保护天下弱者,行侠仗义!”  “谢谢师父!”子墨跪谢。  “还有这个麒麟玉坠,是当时戴在你身上的,如今师父也交给你。”师父拿出了一个玉坠放到子墨手中,子墨百感交集地接过戴在脖子上放进衣领内。  ,师父千叮咛万嘱咐:“你们路上一定要沉着稳重,不可鲁莽行事,任何时候都要注意安全!”  子瑶与子墨连连点头,含泪告别了师父……    四  山下的风景与山上的风景大不相同,山上优雅清静,山下热闹繁华,可子瑶与子墨并无心欣赏路上的风景,他们骑马狂奔,希望早日到达扬州的岳府。  一路上,子瑶的清风剑与子墨的落雨剑惩恶扬善,受到了众人的赞扬。  这一日,子瑶与子墨终于来到了岳府门外,却被两个家奴挡在了门口。  “我们是你家老爷的师侄,来此拜见师伯,这是我师父的家书,希望能帮忙传递通报!”子瑶拿出师父的信说道。  “好,你们等着!”一个家奴接了信边说边往院子里走去。  一会儿工夫,一个五六十岁样子的男子迎了出来,拱手相迎:“不知师侄来到,怠慢了,赶快请进!”  “见过大师伯!”子瑶与子墨同时问好。  “你是瑶儿吧?”落风看了一眼子瑶手中的清风剑问道。  “是,我就是子瑶!”子瑶抱拳施礼道。  “那你就是墨儿了。”落风也看了一眼子墨手中的落雨剑。  “是我,大师伯!”子墨也抱拳施礼道。  “都进来吧,别站在门口说话了!”落风笑着说道。  三人来到客厅入座,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孩连忙斟茶,落风对丫环吩咐道:“小红,去叫夫人与小姐出来!” 共 1372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人工受精的鉴别争执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儿童脑外伤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