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临终遗言

2019-06-25 21:50:16 来源: 温州信息港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再醒来是被温热的毛巾擦醒的,裴嘉木解开他衬衫的扣子正笨拙地帮他擦身,打量周围,大书包里估计是日用品,套房的床上用品已经换了新的,两床薄被套着当初两个人一起买的被罩并排放在一起。m.heihei168.com 手机阅读他一睁眼,裴嘉木动作一顿,若无其事地继续,又恶狠狠训了一句,“转身!”“谢谢,我自己来吧。”季童握住他的手。裴嘉木脸一红,把毛巾摔给他,“自己去浴室,谁稀罕伺候你一样!”季童心里暖暖的,也不反驳他的脾气,自己去浴室快速清理干净,果着就出来了。裴嘉木双手枕在脑后倒在床上闭目养神,套房几乎算是蜜月专用,就一张大床,开房时候忘了注意,后来他只能问服务员又加了一条被子。虽然在学校里也挤过一个铺,钻过一个被窝,但是在这个氛围里,总感觉有点儿奇怪。打眼一看四周,桌子上竟然还摆着心型的香薰蜡烛,浴室——透明玻璃的,从这里能看到季童站在浴缸外面借着莲蓬头洗毛巾什么的。看了几眼,裴嘉木强迫自己把眼睛转到天花板上,有点儿困难……浴室门轻轻响了一下,裴嘉木放空的眼神聚焦,转过去,定睛看清楚,猛然转过脸,“怎么不穿衣服?!”季童坦然得很,“没拿进去啊,你帮我收拾睡衣了吗?”……呃,忘了。裴嘉木呆住,他一个大少爷,记得带床单被罩换下酒店的卧具,记得带个人洗漱用品和贴身衣物就够不错了,谁记得翻季童的睡衣啊!季童在已经半空的大号背包里翻了翻,一套t恤长裤,几条内裤,没有睡衣,随便拿了一条套上使劲儿拽了拽,“有点儿紧,好像不是我的……”裴嘉木脸色一黑,转过脸,“那是我的,你什么眼神?紧?”季童赶紧抹一把脸,“刚好刚好的,大概是我胖了,腰粗!!”说着就去抖开被子,穿着个小内就打算睡了。裴嘉木默默从床上闪开,假装很镇定地拿了换洗内衣去浴室洗澡,努力把浴帘抻到遮住,匆匆洗干净,出来就对上季童笑盈盈的眼神,一半床铺上被子枕头摆的整整齐齐的。季童放下手机,拿起吹风机,“吹干再睡。”自己也忘带睡衣了,裴嘉木腰上裹着浴巾,有些僵硬地走过去坐好,季童的手温柔地在发丝里拂动,很快把头发吹好,“ok了,今天太累了吧,早点休息。”一夜无话,早晨醒来的时候裴佳木觉得怀里抱着的被褥格外舒服,柔滑温暖,就是有点儿硬,迷糊着慢慢抻开手脚伸伸懒腰,意识回笼,赫然发现自己正跟某人果着钻在一条被子里。……还是他抱的季童,手在人家的小腹上搭着,季童啥也没穿!就是字面意思的,啥也没穿。暖气坏了很冷的某天是挤在一起睡过没错,但是那是冬季穿着厚睡衣啊!总的来说,裴嘉木还是恋爱到现在几个月只做到亲亲的小纯洁。季童感觉到贴着的皮肤远离,半梦半醒翻个身,把人就抓到自己怀里,没头没脑凑过来也不管是什么地方就轻轻吻了两下,眼睛还没睁开就安抚,“再睡一会儿,今天休息。”只有两个人的私人空间,早晨起来不用顾忌宿舍里的同学,被肆无忌惮地抱住,下意识的动作是真心吧……裴嘉木默默地不动了,假装又睡过去了,给自己的理由是,季童刚受了伤,黑眼圈还很严重,一看就没休息好,不能吵醒伤员。开始是装,后来就真睡过去了,他昨天一天情绪大起大落,来回奔波,也累的不行。遮光窗帘太好用,再醒来还是黑洞洞的,裴嘉木哼哼一声,身侧的床铺一空,季童爬起来打开壁灯去拧了温毛巾给他擦脸,“醒了起来吃午饭吧。”裴嘉木清醒了,一把扯过毛巾,一眼瞅见他光明正大地仍旧果着,瞬间气急败坏,“内裤呢?”季童茫然地挠挠头,掀开被子找,“太紧了不舒服,睡着睡着不自觉脱了,一会儿去买新的吧。”裴嘉木咬牙切齿,在心里记上一笔,等人好了务必多揍几下子。一晃半个月,季童伤口拆线一星期,俩人在酒店住的有点儿乐不思蜀了。这天裴嘉木给他又上了一次外用的药膏,在他腰上硬邦邦的肌肉上拧了一把,“明天搬回学校吧。”老住酒店也不是个事儿。听着有点儿遗憾,季童长臂一捞,把他抱起来搂住,“不想回去挤宿舍了,我们租个房子吧。”恋爱中的男女同学是有出去合租的,俩男的……会引起奇怪的讨论吧,裴嘉木咬咬嘴唇,不确定后果,心里又为季童这样坦然地位两人打算高兴,决定等他彻底好了少揍他几下。俩人正腻歪,裴嘉木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上面的人名就烦了,走到套房的阳台去接电话,回来之后更烦躁,收拾个小背包,“你休息吧,估计我中午不回来吃了,你自己解决。”季童看见他手机屏幕上是家里的电话,抓住他的手握了一下,“不用操心我,别生气。”裴嘉木胡乱答应了一声,出门打车回家,一进门少见地裴正诚裴正紫中午都在,还有两个不知道妈是谁的小崽子,一个半老徐娘的不知道第几任裴氏情/妇,忍不住就冷笑一声,“呦,这是三堂会审呢?”裴正诚还没说话,裴正紫先斥责,“对着长辈是什么态度?”“长辈要有长辈的样子,才配我用长辈的态度对待。”裴嘉木一步不让,刚才电话里已经被质问过了。“都别生气……”那个徐娘打算插嘴扮贤惠,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进裴家老宅刷存在感的。“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插话!闭嘴!!”裴嘉木毫不犹豫呵斥了一句,扫一眼旁边打算看好戏的几个家伙,盯住裴正诚,“您是打算在这几个家伙面前演猴戏吗?”裴正诚喉咙动了两下,其实他听到裴嘉木跟个男孩子混在一起的时候没怎么当回事,富家子弟圈子里游戏多了,跟男孩子玩儿玩儿算什么稀奇?就是裴正紫特别当回事,偏把他给拽回来了,他个人更倾向于好奇玩儿一阵子新鲜感没了就算了。看到儿子这个气势,他还觉得果然如此,不心虚就是没当回事,因此把烟按灭,“走吧,到书房谈谈。”那几个想看戏的顿时都失望地脸都拉下来了,裴正紫想跟过去,被裴嘉木抢先一步走在她前面,进了书房就把门拍在她眼前。裴正诚进了书房大马金刀一做,“你姑姑说你是为你好,你愿意玩儿我是不管的,就两点,注意安全,别太认真。”呵……裴嘉木心里冷笑,果然如此,“反正在你心里,世上也没什么感情值得认真的。”裴正诚还想说什么,裴嘉木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看他一眼都嫌厌烦,更懒得花时间吵架,随便敷衍一句,“家里都是闹心玩意儿,走了。”裴正诚仍旧是没当回事的,“随你,不喜欢住家里出去也行,喜欢哪儿的房子自己挑。”他出去走到哪里都是很自豪自己的责任感,所有孩子都好好养到成年工作的,房子车子是标配。裴嘉木已经摸到门把手,闻言又是哼一声,世上就有这么油盐不进按自己标准自以为是还活得挺好的人,老天真是瞎眼!出门看到在外头转来转去的裴正紫,追着上来说他伤风败俗丢脸跟兔爷混在一起。裴嘉木快步走下了三层台阶终于不打算忍他,“所谓文化人脑子里装的也不过都是屎,自己一身脏污,倒有功夫管别人?”“你说谁?”裴正紫脸憋得通红,打了填充物的脸扭曲的鬼怪一般。裴嘉木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恶意满满地丢出一句,“呵,你男人外面养的人儿子都快生出来了,你有功夫管我?!”说完也不管裴正紫大呼小叫,几个大步下去离开直奔b大附近的小区找房子,有人买单,不要白不要,裴正诚欠的买一个小区也还不清!午饭后他就看好了一个顶楼跃层带着中介下午去办过户,有钱好办事儿,太阳西斜就背着合同回酒店了。季童吃了午饭拿本课本看,裴嘉木开门进来扑过去从背后把他抱住,脸直接埋在他颈窝里不出声。“遇到不高兴的事儿了?”季童揉揉他的脑袋。裴嘉木有点儿理不清自己的心思,“嗯,不高兴,你哄哄我。”裴正诚没当回事,他自己心里,是打算离开那座房子再也不回去的,反正几个月之后,那些魑魅魍魉一定会发现他仍旧跟季童在一起,根本不是玩儿玩儿,自然会四处宣扬让裴正诚采取特别的手段。不如现在早早出来,对离开裴家,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离开一身轻松。反倒是因为大宅里承载了他童年里少数跟母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对那所房子微微有些舍不得。不知道细节,季童无从出言安慰,只把他抱过来,两个人一起躺到床上一下一下抚摸他的背。好像是小时候缺乏来自同性长辈的关爱,裴嘉木格外喜欢这样被人安抚。半晌,裴嘉木冒出一句,“以后我就没有所谓的家了,你要补给我一个新的。”季童一秒钟从他的话里推测出真相,忍不住把他抱得更紧,“只要你不后悔不放手,要什么样的家我都能给你。”“我才不会放,”裴嘉木一口咬在他的下唇上,“你要是敢先放就咬死你!”亲密的行为是的抚慰,季童顺势配合着把吻变得温情,“我说话算数,从来不食言。”裴嘉木眼睛一酸,“不许骗我。”季童停下来,很认真很严肃,“可能会有一些事情没有告诉你,但是我保证,除非不可抗力,我的所有,都是你的。从灵魂到*……”裴嘉木被他吻的心尖发软,瑟缩着躲了一下,揪住他两边的耳朵硬把他从胸前扯开,“还给自己留语言空子,什么不可抗力,你把我当甲方谈判吗?嗯?”“不,我这是严谨,不经过大脑仅仅被激素控制的誓言是不靠谱的,”季童一把撤掉他的上衣,把自己的也丢开,“维护感情出了激素还需要理智的大脑。”裴嘉木喘着气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你、你的伤口……呼——”“专心!”季童遮住他的眼睛。一发不可收拾。</p>

百色治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济源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泰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