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成长计划

2019-06-25 11:00:16 来源: 温州信息港

永熙帝和静皇贵妃看似相处融洽的进了内殿,两人落座,静皇贵妃温婉的笑着抬手冲宛妃道:“今天是妹妹的好日子,可要尽兴些。m.heihei168.com 手机阅读”宛妃一怔。随即点头,语气却有些不屑,“多谢皇贵妃。”心道,如今赵家已经是日薄西山之势,她这个皇贵妃之位早已岌岌可危。气氛有些尴尬,雪德妃长袖善舞的又提及其他话题,姐姐妹妹们欢喜的说了一些喜庆的话,并纷纷送上生辰贺礼。惜妃送的尤为精致,是一支温润透彻的翡翠如意钗,而且钗内还刻着宛妃的闺字。宛妃笑嘻嘻的接过,如孩童般撒娇道:“还是无忧姐姐待我。”太后在上首处无奈的摇了摇头,嗔怪道:“这这丫头,哀家可真是白疼你了。只一支如意钗就把你巴巴的骗去了哟。”“太后真是打趣臣妾了,臣妾哪敢骗走您的宝贝疙瘩啊。”羌无忧虽知永熙帝与太后之间的间隙,可今日毕竟重臣家眷皆在,为了表示威远侯府如今并不示弱只能讨取的应答。熟不知,她这一话却落入永熙帝耳中。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永熙帝的脸色阴沉了片刻。暗道:即使他那么宠爱无忧,无忧却仍忌惮着那老虔婆!可见,她仍是将自己放至位。筵席处的女眷区,宛高氏一脸宠溺的望着宛妃,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心底却是满满的怒火,想着如今名义上的女儿如此高高在上受宠非凡,而他的亲生孩子却在逃亡。哪怕之前他曾经贵为裕亲王令宛高氏骄傲,也无法抵消此刻对宛太后和宛妃的恨意!她的孩子如今遭受苦难,凭什么她们笑得这么开心。这一对母女不愧是一家人!“宛夫人你真是好福气啊。宛妃娘娘今日生辰如此隆重想必定是十分得皇上与太后的喜爱。”一旁的工部侍郎夫人一脸艳羡。宛高氏随即露出笑容,打落牙齿混血吞,含糊的回:“是啊,那丫头自小就跟着太后,这可是旁人都得不到的福分啊。”觥筹交错,莺歌漫舞,一众君臣相处融洽,宛妃的生辰筵席结束前裕亲王都没有出现。永熙帝并不意外,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阴沉。翌日早朝时,永熙帝以一旨“裕亲王违抗圣旨,心有反意,不恭不敬,不孝不义”为由罢免了他的王位,废为庶人,并且着五城兵马司都查封王府。这一旨意如石头落入死寂的水潭立刻漾开了波澜,京中诸人都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众人皆小心翼翼,不敢触怒圣上。永熙帝已有十多日未踏入后宫,后妃皆知他近心情欠佳,也没有人敢去打扰。唯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席婕妤。席玉温婉的笑着应答德禄公公,待他进去请示后,方才端着一碗刚刚炖好的小米人参粥进了御书房。书房内黄花梨木桌上铺陈着一张宣纸,纸上落下浓墨重彩的两个字。“杀”……“降”……“嫔妾参见皇上。”席玉屈膝行礼。“起吧。”永熙帝呼出一口浊气,起身上前扶起她,道:“爱妃也知朕今日心情不愉,不知可有良计。”席玉缘何被送入寺庙还能让永熙帝接过宫来,无非是之前裕亲王妃闹得那一出都是席玉算计的,所以永熙帝倒能瞧得上她几分。“有倒是有,只不过是……”她略带犹豫,双唇欲言又止。“但说无妨。”“若让嫔妾说,儿子有难,心疼的自然就是亲娘,要知道母亲为了孩子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包括抛弃家族只为保全孩儿一命。皇上忌惮后宫那位主子,以及隐匿不见的裕亲王。可有一点却抓着她们的命根子了,那就是裕亲王非皇室血统这一点。若天下皆知……那位所做的丑事,那么皇上根本不必担忧卧榻之下无法安眠了。”席玉说的不仅仅如此。若是这件事牵扯出来,后宫的那位宛太后以及宛妃甚至于宛氏一族便可光明正大的诛之。“这计策唯独有一点缺憾,便是令皇室丑闻公诸于世,令皇家颜面难堪。”永熙帝垂着头沉思片刻,望着席玉的目光愈加深邃甚至于闪过一丝杀意。令她吓得立刻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道:“刚才是嫔妾失言,还请皇上恕罪!”一袭蓝色水烟纱裙衬着柔弱的身子,一张鹅蛋容长脸,双目微带泪珠蹙着柳眉显得七分楚楚可怜。永熙帝拂袖,边拉起她边道:“莫哭了,哭花了这张花一般的脸蛋朕可是要心疼了。”然后拥她入怀道:“朕这些日子倒是有些忽略你了,晚上便去你的寝宫。你待会儿便随德禄回去,朕看你那宫殿还是少了些摆件,你自去库房挑吧。”“嫔妾谢皇上宠爱。”席玉破涕为笑,一双美目盈盈闪着光。瞧着皇上这样像是已经采取了她的意见,这样的势头很好,只希望能够一直这样直到永熙帝依赖着她离不了她。后宫的风向一直转的很快,宫里的下人们也个个目光如炬。今日哪个小主承宠必然是巴巴的上赶着巴结,若是哪个宫里的主子失宠一年半年的那必定门庭冷清。如今谁不知道,后宫里的新宠可是翠微宫偏殿的席婕妤。翠微宫之主的成淑妃为表娴淑倒也是时时往紫玉轩送去了打赏,可谁人不知她暗中咬碎了一口银牙,恨得砸碎了好几个青瓷花瓶。后宫里的风向转动自然也波及到了栖华阁,红喜拎着从御膳房拿来的午膳进了厅堂,见主子正和二公主其乐融融的聊天说笑也不由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可转瞬想到刚才受的气,又鼓着腮帮子。叶锦华闻着脚步声抬头,失笑道:“可是谁惹着咱们红喜姑娘啦,瞧瞧这脸臭的。”“主子,你可不知道紫玉轩那边得了势真是不把人放在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婕妤罢了,也只不过是连着承宠了四五日,好似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明明是奴婢先去御膳房等着的,谁知御膳房里有个奸猾的老嬷嬷为了讨好紫玉轩,竟然略过了咱们栖华阁,把午膳先给她们提去了。”红喜一股脑的说出,火气好似降了一些。近席玉颇得宠爱这事她倒也有所听闻,不过比起后宫里事情叶锦华反而关注起朝堂的事。近因着那道圣旨京官们纷纷夹着尾巴做人,她那便宜爹爹自然也是,还顺便给她透露了消息,裕亲王前往西北跟着皇上的堂叔西北王做了什么交易。前朝波澜诡异,后宫内叶锦华也暂且放下了争宠的心思。不过若不是红喜说出今天这件事,她倒是不知道席玉已经是这么嚣张!“紫玉轩可是只针对咱们栖华阁?”她问。红喜摇头,回:“那倒没有。除了皇贵妃,雪德妃和成淑妃外,其他人都被席婕妤落了几分面子。不过因着席婕妤的受宠,二小姐那里也似翘着尾巴与有荣焉的模样。”“叶馨那个蠢货!”叶锦华已经不想提及她,不过她毕竟也是叶家的女儿,而且还生下了皇子。便宜爹爹叶文对叶馨倒也有着几分看重。她摸了摸瘪瘪的肚子,想着该不该利用系统作弊,服下子嗣丹呢。夜。御书房,永熙帝看着摆在桌案上的折子,大部分都是写着被贬为庶人的裕亲王与西北王交往过密,似有谋反之意,请旨下令捉拿。还有一部分折子则是出自太后母族的势力,说是永熙帝前阵子下的圣旨似乎太过偏颇,因裕亲王并未出席后妃生辰筵席就定罪似乎太过小题大做。“哼,宛家……”永熙帝冷冷一笑。那宛高氏在他派出的人交涉下已经接受了交易,只要他保住永涟一命,就将当初偷龙转凤的事情公诸于世。想必听到这好消息的日子不久了!“德禄。”永熙帝唤着在外伺候的德禄公公,见他端着绿头牌进来问:“皇上,不知今夜歇在哪里?”永熙帝不回答反问:“朕去紫玉轩已有几日?”“皇上已经连着翻了席婕妤娘娘五日的牌子。”德禄垂着头恭敬的回答。“五日……”永熙帝喃喃道:“只五日便令这女人昏了头脑,也不知该说她是聪慧过人还是蠢笨如猪好。”皇上如此评价女人也是皇上自己的事,德禄不敢妄加多言,不过他私心里并不喜欢这个有些行事诡异的席婕妤。想起栖华阁温柔的瑾妃主子以及每次看见他都亲切称呼他的二公主,犹豫了片刻迟疑道:“今日听说羲和公主身子有些不舒服着了太医去会诊。”“朕去栖华阁,摆驾吧。”想到已经多日不见温柔似解语花的瑾妃以及那个娇俏可爱的二女儿,永熙帝不由自心底流露一丝愧疚。当皇上圣驾到了栖华阁的时候,外面的小太监早已机灵的上来迎驾,叶锦华也早已由羲和伴着出来迎接。她刚想要行礼却被永熙帝一把拦住,道:“爱妃与朕之间,何须行这些虚礼。近日朕公务繁忙,未能过来瞧瞧,过得可好?”“左不过是绣绣花,喝喝茶,有空再去惜妃姐姐和岚良人,春良人那儿瞅瞅,日子过得倒还悠闲。倒是羲和,昨日调皮跑到华清池那儿玩了会水,回来就发了烧,如今倒是退了。可身子还有些虚弱呢。”叶锦华边说边无可奈何宠溺的望着羲和。羲和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女儿已经知错的表情瞅的永熙帝,道:“父皇,女儿再也不敢顽皮了。您可让母妃别再提这事儿了,老没面子的。”说完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还知道羞人啊!那还胡闹玩闹,让你母妃操心。”永熙帝身为父亲自然要严厉一番,刚刚叱责了一声便被羲娇抱住,拉着他的手撒娇道:“女儿知道父皇啦。女儿知错啦。可别再臊女儿……”一边捂着脸。小女儿家娇羞赖皮的模样倒令永熙帝龙颜大悦,哈哈大笑着抚了抚她的脑袋,道:“好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出去时也要带着嬷嬷和宫女。你出去吧,朕和你母妃还有事。”已经三四岁的羲和是个鬼灵精,笑眯眯的点头道:“女儿知道啦,决不会打扰父皇和母妃的。”说完便带着管事嬷嬷离去。随着宫女和嬷嬷们退下,内间就剩了叶锦华和永熙帝。她浅笑盈盈的道:“皇上可要沐浴,臣妾伺候您可好?”“不,陪朕一起吧。”永熙帝长臂一弯,将她一把抱起朝着后面的浴池走出。雾气氤氲着的浴池两抹身影相互痴缠,或低或高的声音如音律般有节奏的响起,永熙帝因着近日的烦心事所以动作有些粗暴,尽情的发泄着。不过片刻,叶锦华脱力的倒在永熙帝怀里,声音恹恹,“皇上可是有烦心事。”抬手抚平他眉宇间的纹路。“是有,不过不久就能了解这事。”永熙帝环住她的腰肢,脑袋搁在她的后颈处低沉的笑了起来,“倒是爱妃却是愈加惹人垂怜了,羞涩的模样竟看不出已是一个孩子的娘亲。”叶锦华侧过头娇嗔着,脸颊酡红如桃花般动人,“皇上就爱逗趣臣妾,不过啊锦儿可是很贪心的,还想要有着皇上与锦儿血脉的孩子。”承宠前她早已服下子嗣丹,前朝风雨飘摇后宫更是变幻莫测,这一胎必定要是皇子。“是么?朕就喜欢你的贪心。”永熙帝咬着她的耳垂坏笑道:“不过这孩子可是要多多努力才有呢。”话落一手扶着她的脑袋,舌唇间纠缠悱恻,浴池中的温度再次上升。守在外间的宫女们听着里面传来一阵阵惹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由的绯红了脸小声嘟囔着:皇上可真是宠爱瑾妃娘娘啊。一夜欢眠。翌日叶锦华浑身疼痛的从床榻间起身,身侧早已空空如也。召了红缨进来洗漱穿衣,一旁红喜伶俐的回答:“皇上五更天便起了,陪着羲和公主用完早膳就上朝去,还吩咐奴婢们不要吵醒主子。瞧着皇上那样似乎是对主子愈加上心了。”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有着系统出品的朱砂泪的鉴定亲密程度,她当然知道永熙帝对她的亲密更上一层楼。不过的收获,还是……想着她抚了抚肚子,不知这一胎会如何。在这段时间里怀孕算是有些冒险的举措了。

桂林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治疗癫痫病专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