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11周连创新高下游产业压力倍增

2019-09-21 14:32:38 来源: 温州信息港

  煤价11周连创新高 下游产业压力倍增

  虽然不排除囤积居奇的炒作因素在推波助澜,但供需紧张仍是煤炭价格近期不断拉升(较年初已翻倍)的根本原因。而且,面临着夏季用煤高峰的到来,以及10月份冬季取暖煤炭需求接踵而至,煤炭供需紧张状况短期内难以改观。

  煤价的上涨已经对其本行业,以及下游产业产生影响。据了解,目前有更多行业外资金正在觊觎煤矿资源开发。与此同时,煤化工、化肥、水泥建材、电力等产业受煤价上涨而横生变数。其中,煤化工产业投资回报风险加大,一些项目放慢了速度;化肥、水泥行业、电力等产业面临着将成本上涨向外转嫁的压力,而一些转嫁能力较弱的企业,不得不面对亏损困境。

  ⊙本报 于祥明

  根据煤炭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煤炭市场的“晴雨表”——秦皇岛中转煤炭价格上涨创出新高始于5月12日(发热量6000大卡山西优混平仓价报于670至690元/吨),截至7月21日,秦皇岛煤炭价格连续11周创出新高,报收于1080元/吨。

  这一价格较今年初每吨550元左右已经翻了一番,上涨幅度近100%。即便如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受供需紧张影响,煤价还有上涨空间。

  令人费解的是,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原煤产量6月份同比增长17.3%,但是,“为什么煤炭供需矛盾依然紧张呢”?近日在一煤炭高峰论坛上,一位电力行业的研究员想寻找答案。

  “在一个均衡的市场中,如果供需缺口超过5%,产品价格就会出现剧烈波动。而2007年12月全国煤炭供需缺口达到8%,导致国内煤价在2007年12月出现大幅上涨。”平安证券煤炭研究员陈亮分析指出,今年煤价持续走高,主要是小煤矿产能的作用。

  一位煤炭行业专家在近日煤炭论坛上的说法支持了陈亮的判断。该专家直言,目前占市场3成以上的小煤矿产能情况不明朗,使得市场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

  在近期的调查中发现,虽然存在部分小煤矿和中间商增加囤煤的情况,但主要问题仍是供需矛盾。

  各路资金蜂拥煤业

  “由于今年服装出口订单不佳,老板已经去山西投资煤矿去了。”一位留守温州的服装厂员工向透露。

  据了解,受煤价持续强劲上涨的诱惑,无论是部分民间资本,还是国际资本,都在流向煤矿开发。对此,瑞士信贷大宗商品联席主管亚当·奈特认为,在所有大宗商品交易中,煤炭的基本面因素为强劲。

  在近日召开的国际性煤炭峰会上注意到,除国内外煤炭行业人士外,还吸引了包括麦格理银行等在内的许多投资人士和专家。会议期间,一位国企煤炭高管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许多房地产开发商也转向了煤矿开发。

  近日还有媒体报道,由于煤价飙升,多只对冲基金已表示出浓厚投资兴趣。如,澳洲的对冲基金之一Basiccapital、美国对冲基金Caxton Associates、美国德雷克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对冲基金等,都已或正在进入煤炭期货市场。同时,其他类型投资者也对煤炭大宗商品产生兴趣。

  “不仅仅是对冲基金,就外资而言,一直对煤矿开发投资比较感兴趣,但在国内政策上却有阻力,所以实际投资的并不多。”煤炭贸易专家黄腾向上海证券报表示,国内煤炭运输与铁路有很大关系,投资煤矿者往往拿不到铁路运力,因此,外资投资国内煤矿的热情实际大打折扣。

  但是,黄腾也指出,在国外市场,各类资金对澳大利亚、印尼的煤矿相关领域的投资都很大。并且,“美国、加拿大、俄罗斯,以及蒙古和非洲的煤炭开发也很热。”

  煤化工风险随之加大

  “可能是煤价上涨过高,导致煤化工产业投资回报风险加大,目前许多地方煤化工项目有放缓迹象。”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一位专家说。

  了解到,受煤价上涨影响,煤制油、煤制醇醚、煤制烯烃等煤化工项目的投资风险随之加大后,使得后来者特别是手中没有煤炭资源的企业只能望煤兴叹。

  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助理邹本真在煤化工会上坦言,其公司在发展煤化工产业时遇到五大挑战,即水资源、运输、环保、煤炭资源、技术。“相信其他企业也都在面对着相似问题。”

  据专业机构测算,“煤炭坑口价为300元/吨时,直接/间接煤制油每吨成本分别为3300元/3500元;煤炭坑口价500元/吨时,直接/间接煤制油每吨成本分别为4500元/4800元;煤炭坑口价1000元/吨时,直接/间接煤制油每吨成本接近10000元/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凤起说。据了解,煤制油项目投资收益主要取决于国际油价。一般认为原油价格在40美元以上时,煤制油是有吸引力的。而上述煤制油成本价折算成油价在120美元左右,其投资收效究竟如何,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煤制油项目启动之初,煤价非常低廉。“目前来看,手中没有自己的煤炭资源,是搞不了煤化工特别是煤制油的。”徐矿一位技术专家说。对此,邹本真更坦言,正是由于在宁夏没有得到煤炭资源,新奥才将项目落户至内蒙、山东。

  正是由于煤炭价格上涨等问题,使得煤化工产业具有不确定性。为此,专家指出,总体而言,煤化工技术在“十一五”处于产业化示范阶段,“十一五”的主要工作应该是完成产业化的示范工作,而不是铺摊子。规模化发展可能发生在“十二五”中后期或2020年前后,届时必须合理规划、有序发展,促进煤炭向深度加工发展。

  下游成本压力骤升

  受煤价上涨影响,煤炭下游产业包括化肥、水泥建材、电力等都存在价格上涨压力。

  “煤炭还是化工行业的主要原料,化肥(尿素、磷铵)、焦炭等传统化工产业都受到煤价的牵动。”石油与化学工业协会产业发展部副主任王孝峰此前向上海证券报表示。

  王孝峰告诉,以尿素为例,煤炭占其成本50%至60%,近期价格由1600元/吨上涨至1800元/吨,有些地方上涨到2400元/吨甚至更高。

  在调查中发现,由于目前化肥的限价政策越来越紧,而相应优惠政策却难于落实,化肥企业生产经营越来越困难。为了避免损失,一些企业选择了停产。

  “云天化、翁福、贵州开磷等主要磷肥企业已停产50%左右,贵州西洋肥业公司磷酸二铵和硫基复合肥已全面停产。”一位专家告诉。为此,他建议化肥价格要适度放开,否则,在许多企业停产的情况下,很有能影响到我国未来粮食生产的化肥供给。

  与此同时,国内多个地区的水泥价格近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根据商务部监测数据,6月份国内水泥平均价格较5月上升3.12%。其中,普通硅酸盐水泥价格为321元/吨,上升1.9%;矿渣硅酸盐水泥价格为369元/吨,上涨3.07%;复合硅酸盐水泥价格为302元/吨,上涨4.5%。

  “重庆、山西、青海三地的标号为32.5的水泥5月份出厂价格比今年2月份每吨上涨了70多元。” 中国水泥总裁邵俊说。

  与此同时,上海、山西、江苏、浙江、山东等几个水泥价格一直处于全国价格谷底的省区,在刚刚过去的几个月,水泥价格涨幅都达到了两位数,位于全国涨幅前列。

  “煤炭费用占水泥生产成本的两成以上,煤炭价格上涨直接增加了水泥生产成本。”商务部监测报告指出,成本上升是水泥价格上涨的直接推手。

  由于有效地转嫁了成本压力,华新水泥、赛马实业、祁连山、天山股份等水泥上市公司均发布了中期业绩预增公告,增长幅度一定程度上超出了市场预期。

  但是,“在一些水泥市场竞争激烈区域,有些企业已经无力应对,处于亏损状态。”一位业内人士向透露,福建水泥预计中期净利润亏1300万元,主要原因就是今年4至6月煤、电、石膏等价格涨幅超过公司原先预计所致。

  对此,专家提醒,原材料涨价使建材业成本上涨的压力增大,短期盈利能力下降,全行业经济效益继续提高面临更大压力。

  来源:上海证券报

家居风水
人生感悟
狗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