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散文四月忆起母亲的秧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1:26:25 来源: 温州信息港

时光犹如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已经漫过了我三十余年的人生。溯“河”而望,总有一些记忆停留在某一个固定的时间,某一个固定的地点,比如四月,比如母亲的秧田。  四月,正是深春的季节,尤其是在南方,在浓浓的春意下,水,早就绿了,叶子也绿了,于是,在布谷鸟儿的一声啼鸣之后,母亲的秧田也要跟着绿起来。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生之计在于勤。即使是在南方的四月,却依然还有些微寒,偶尔还有一些纷飞的小雨。但勤劳的母亲明白,她那一份秧田可是承载着一家人一年的口粮,于是,母亲也顾不上什么恶劣的条件,便起早摸黑地在秧田里忙碌起来。  哪一块田地适合做秧田其实是很考究的。秧田不能缺的便是水,因此必须离水源很近,这样取水才能方便。除此之外,土壤必须是肥沃、细碎,所处的地方也必须日照充足。当然,这些看似考究的条件,对母亲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母亲总是在年末的时候就将来年的事一一的打算好了,尤其是她的秧田。  对于母亲来说,秧田恰似是她的亲人,总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对待。母亲的秧田就在村口不远的地方,旁边是一条潺潺而流的小溪,不远处是一排亭亭玉立的竹子,彷如一道绿色的屏障,除了让日光从头顶洒过以外,总是默默地守护着母亲亲手播下的每一棵弱小的秧苗。  早早就选好了来年的秧田,待干旱的冬季一过,记忆中的母亲便将她的犁铧一遍又一遍的在秧田里耕作起来。据母亲说,将干硬泥土翻起来,一来可以让泥土充分的吸收水分;一来可以让日照将蛰伏在泥土里面的害虫消灭。如此过一些时日之后,母亲便用锄头将大块的泥土一一敲碎,然后从旁边的小溪引水灌田,将秧田做成平平整整,再撒上一些稻草灰,让泥土在水的滋润下充分吸收肥料的养分。  做好了秧田,母亲便要准备撒稻种的事宜。母亲将珍藏了夏、秋、冬三个季节的稻种小心翼翼的从密封的器皿里倒弄出来,这些稻种都是母亲在夏季收割之后精挑细选的,颗颗饱满、殷实。母亲将这些稻种放在水里浸泡一些时日,待每一颗露出一小点白色的嫩芽之后,便可以撒稻种了。  撒稻种是一门技术活,必须撒得均匀有致,太密了,不利于稻种的成长;太稀了,容易造成收成不足。记忆中的母亲常常赤着脚站在田埂上,脚步有节奏地一步一步前移,握着稻种的手向前一抖一抖,一颗颗稻种便从母亲的手里飞了出来,均匀地撒落在平整的秧垅面上。播完种子后,还要撒上一层薄薄的稻草灰,一来可以保护稻种,避免馋嘴的麻雀啄食;二来可以让稻种吸收更多的养分,这样才能长得更快、更茁壮。  撒下一家人一年的希望,并不是说就可以悠然地等着秧苗从地里长出来。在这样的黄梅季节,南方的小雨是很寻常的,虽然不大,但也会直接影响稻种的生长。因此,须在秧田上撑起一些竹枝,上面再盖上一层既能防雨又能渗进阳光的透明的薄膜。提防的大概是雨水的积少成多,因为一旦让沟垅里的水漫过了秧垅面,前面的功夫白费了不说,一家人一年的口粮也会没有了希望。这时候的母亲,常常是戴着斗笠,披着雨衣,或迎着薄薄的晨曦,或刚刚熄灭了晚饭的炊烟,便急急忙忙地赶到了田里,及时疏导沟垅里的水。  在母亲的细心照料下,秧苗终于齐齐地从稻草灰中钻了出来,秧田呈现出一片希望的碧绿。卸去薄膜,拔掉竹枝,拔秧、插秧的事也要密锣紧鼓地准备了——在南方,水稻可以生成夏秋两季,因此,必须在黄梅时节完成季的插秧事宜。  拔秧的活儿也很讲究,力气要下得均匀、恰到好处,太小了,达不到目的;太大了,弱小的秧苗极易给拦腰拔断。不过,秧苗的锯齿也极易伤到了手,一个春耕下来,拔秧的手常常会有一阵钻心的疼痛,至今,母亲手上那一道道裂口依然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  插秧得起个大早。这时候的母亲常常是天还没亮,就早早的吃过早饭(每到农忙,村里的人到田里农活前习惯以米饭作早餐,说是耐饱,可以在田里一直忙活到暮色渐浓),挑上秧篮担,把秧苗送到已经准备好的大田里插秧。“株与株之间,必须整整齐齐,间隔合理,横距一个脚掌宽,纵距一个脚掌长”,母亲教我插秧的话很朴实、平淡、实用,一如她的为人。其实,仔细想起来,那平平整整、方方正正的秧田不正是母亲的影子吗?  是的,到了四月,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母亲在秧田春耕的情景。想来,在春意浓郁的家乡田野,应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那一条汩汩而流的小溪,那驮着夕阳缓缓独行的老牛,那在细雨中追逐嬉闹的燕雀,那在田埂里迎风摇曳的狗尾草……然而,这一切与母亲的秧田相比,总显得黯然失色——母亲那一块碧绿的秧田,无论时光如何流逝,无论我身处何方,都依然会在我心里长存。因为那是母亲的影子,因为它会在我的心里长出希望。  二〇一一年四月十八日 共 18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精囊炎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