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眉浅笑

2019-07-13 17:20:13 来源: 温州信息港

遇见并结识新的陌生人,是对以前熟悉面容的忘记。

——题记

她是一个羞涩单纯的女孩。看见陌生的男孩子就会用柔软纤细的手指掩住眉毛安安静静的微笑,干净坚硬的牙齿整齐的裸露出来。墨黑色的长头发在轻微的风中渐次的伸展开来,如同一面华丽的旗帜。有一张华丽的面容,象隐没在浅浅的水面下,散发着迷人清澈的颜色。眼睛很漂亮,双眼皮完美的垂落结合在一起,如同惶惶然消失的落日。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布满一半尖锐的忧伤和一半空旷的快乐,象巨大茂盛的天空覆盖着铅灰色的云朵。

她喜欢在日光哗啦哗啦飘落的大夏天披着浅白色的碎花裙子在平遥的身后行走,光脚,穿细丝纯白的凉鞋。裸着肩膀和小腿,让潮湿热烈的空气玻璃般跌碎掉。她喜欢偷偷的看平遥伟岸挺拔的背影,看那些昏黄色斑驳的落叶没有边际的坠落在他的肩膀和头发上。

她喜欢平遥整天整天忧伤的脸,有时在巨大凌乱的风里,有时在深邃明亮的天空下,有时在热闹拥挤的马路中央,有时在黑暗安静的夜晚树木下面。在她的眼里,平遥永远都是忧伤的样子,微微仰着头没有表情的望着天空,荒芜茂密的头发大把大把的流落下来,遮盖住眼睛。她喜欢躲在平遥坚硬宽阔的胸膛里看他长长的眼睫毛,掉下又扬起。看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裂开嘴巴浅浅的微笑,可是他永远都是满满的悲伤,脸上倒映着深海般的惆怅。

她记得他们一起在温暖的季节里在学校蓊蓊郁郁的香樟树林里走路的画面,舞蹈的飘絮飞来飞去象简单幼稚的鱼群。记得他们在年少而且美好的时光坐在操场的边缘坐在明朗的月光海洋里一边听树木静谧安详的呼吸声一边抬着头仰望星空深处的阴影。肩并肩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她记得平遥在早上的时候一遍一遍给她打电话让她起床洗漱然后吃饭背着书包去上课,而她却贪睡很久的日子,那时候空气中总是漂浮着大群粘稠腐烂的槐香,整齐的挂满视线。

她记得平遥站在她家的楼下,站在明晃晃的阳光热烈照射的地方仰着忧伤的脸轻轻叫她的名字。浅浅。浅浅。然后他们会用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逛街,游离书店,没完没了的喝咖啡看电影。或者在大雪弥漫的冬天午后站在马路边缘俯下身子亲吻她的眼睛,她的脸会象一朵花没有边际的盛放。她看的见平遥背后遥远的地平线以及地平线尽头苍白色的云层,一片一片的重复交织在一起。

一直到毕业。她去了很远的南方,那里的冬天不会有雪花破裂碎在地面,也没有寒冷坚硬的大风。天空一直是阴沉忧郁的浅白色,空气是潮湿闷热的,有大把的水汽接连不断的蔓延。她是漂亮安静而且柔软的女孩,走在大学校园里总是会吸引男孩子们尖锐的视线。而且总是会有不同的男孩子给她送礼物,在深夜下课的时候陪她回宿舍。她记得他们争先恐后微笑的脸,又明亮又幸福。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就象坐在夜晚屋顶的小公主,无数的人群臣服在她的脚下单膝跪立。月光没有边际的倾覆在她的脸上。她想她是快乐的。

而平遥一直留在北方,呆在那个小小的城市,寂寞忧伤的生活,整天穿梭在人群拥挤的广场里或者一个人用大段时间呆在图书馆里面无表情的看书。长长美丽的眼睫毛和童话王子般的面容总是吸引着无数的女孩子。总是会收到陌生的电话短信,黏黏的充满温暖和柔弱的话语。而他总是以一副冰冷轻蔑的模样回绝所有委婉纯洁的告白,让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发芽的东西瞬间腐烂掉。

有的时候,看见那些饱满的充满水分的脸突然变得苍白阴沉,他的心里会莫名其妙的疼痛。然而当他想起浅浅漂亮的眼睛和精致的面容时,他会小声的微笑,轻微的裸露着牙齿。他经常在深夜熄灯的时间里一遍一遍的给浅浅拨电话,他喜欢听见她熟悉柔弱的声音,一点点的慵懒,轻微的凌乱尖锐。喜欢浅浅在遥远的电话那边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在她身上发生的很细碎的东西。然而,他总是觉得浅浅隐瞒了什么,如同那些隐没在清澈水面下的梦魇让他触摸不到。他能感觉到浅浅越来越明显的厌倦和疲惫,总是在听筒那边沉默大段时间不说话,只听见她的身边有热闹喧嚣的人群走路和说话的声音。或者大块的烟火突然炸开撕裂天空云朵的响声。

有的时候,一个人穿越空旷的图书馆然后在书阁缝隙低着头戴着耳机和鸭舌帽安静的读书,心里面有很温暖很清澈的东西哗哗的流淌下去。有的时候坐在人来人往的餐厅角落里一声不吭的吃东西,一半寒冷一半温暖的眼泪总是会大滴大滴的滑落消失在腾腾升起的热气中。只剩下眼睛和脸的灼伤。他觉得难过,经常会从凌晨的熟睡中突然的惊醒过来,因为他梦见浅浅和其他的挺拔健康的少年走在一起。他们牵手站在明媚的春天阳光下面,有浅白色的细小花朵慌乱着飘落在他们的肩膀上,一圈一圈的光线温柔的打在他们的头发上。他梦见他们的笑容,很干净很迷人,彻彻底底的象完全盛放的花朵。眼窝深处渗出来的眼泪会悄悄的爬满黑暗中他僵硬的脸,他能感觉到心脏被狠狠揪过的伤痛。无边无际的。

在隆重热闹的新年过后,平遥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行李包离开了。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生活,他觉得他不会再留下眼泪。因为所有的泪水已经在临近新年的时候彻彻底底的流尽了。只剩轰鸣而过不见踪影的记忆重复的在梦境中放映。

他记得那是在一个冬天的夜晚,厚重的大雪笔直的坠落下来。覆盖满街道和房子,还有他黑色的大风衣。他记得去年冬天也是下雪的晚上,浅浅窝在他的胸膛里像个小孩子露着两只水汪汪的小眼睛观望他的面容以及他背后苍茫飘渺的雪景。他记得浅浅和他说过的话,平,我喜欢的事情就是躲在你的怀里傻傻的观看如同水晶花园美好的世界,一直到我们老掉。他记得浅浅懵懂幼稚的表情,象个长不大的幼童。现在他再一次的拨通了浅浅的电话,他想念浅浅的声音。遍,无人接听。第二遍,无法接通。第三遍,占线。他站在被大雪覆盖的严严实实的马路边缘低着头,已经轻盈的雪花很优雅的飘落下来。他一次拨通了浅浅的号码,响了很久之后是一个男孩的声音。动听清澈。

你好。浅浅在吗。

在。她在我的身边熟睡,我们在酒吧喝酒,她喝多了。

你是他的朋友吧。

嗯。我们刚刚开始恋爱。请问你是谁啊。等她醒了给你打回去。

哦。不用了。我是她很久没有见过面的同学。我就是想说一声,新年快乐。

谢谢你了。

他不知道眼泪什么时候掉下来的,只是他俯下身子的时候看见决堤的泪水已经燃烧了一大片雪地。

他仰起头,看见天空边缘仓皇掠过的飞鸟,大群大群的。惶惶然飞行。听见绝望的鸣叫声,接连不断的回荡。流浪。流浪。流浪。

教你如何调理早泄
昆明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看癫痫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